69书吧 > 历史小说 > 替天行盗 > 正文卷 第四百五十八章 灵幽灵船
    罗猎道:“我感觉没看错人。”

    林格妮道:“看来我要尽快熟悉一下那架飞机的资料了。”

    城内的情况越发混乱了,宪法广场正在发生一场大规模的冲突。罗猎和林格妮绕开事发路段,两人步行返回了酒店。

    酒店门前的警卫比起他们离开的时候又增加了一倍,在反复确认过两人的身份之后方才允许他们进入酒店大堂,两人刚刚进入大堂,就有肇事者向酒店内投掷石块和燃烧瓶。

    酒店前台退房的旅客很多,这里混乱的治安状况让不少人都选择提前离开。

    林格妮最关心的是艾迪安娜有无离开,问过之后知道3906房间的客人一早就退了房,现在房间处于空置状态,事实上现在酒店的多半房间都处于空置的状况下。

    回到房间内,林格妮开始从网路上调查相关的资料。

    而罗猎开始准备行装。

    这一天并不太平,不过还好他们所在的酒店并未受到太严重的冲击,利用在酒店的时间,林格妮对手环进行了更新和改造,将手环和他们的手表合二为一,这个构想最初是罗猎提出的,其实工艺并不繁杂,只是将手环的功能单元分离之后排列入表带的内置空间内,这样不但可以化繁为简,而且防御力和防水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林格妮改装手环的时候,罗猎将十字剑也进行了重新改造,十字剑并不方便使用,罗猎的知识已经可以将其中的地玄晶成分分离出来,将这些材质均匀分布到两人随身携带的武器上,必须要将这珍贵的有限资源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罗猎面前的桌面已经摆满了武器,林格妮忙完手环的改造,来到他的身后,体贴地为他按摩着双肩,柔声道:“累了一天了,休息一下。”

    罗猎将军刀插入鞘中,欣慰道:“完工了。”利用十字剑游离出来的地玄晶成分,他一共改造了两把太刀,两把军刀,十柄飞刀,二十颗子弹。如果科恩提供的信息准确,那么他们这次应该可以找到明华阳的海上基地,可以预见,基地内应当存在相当数量的异能者,单凭着一把十字剑他们的战斗力还远远不够,这些武器应当可以应付几十名异能者了。

    林格妮道:“这些武器拥有和十字剑同样的效力吗?”罗猎毕竟是将十字剑内部的地玄晶成分利用化学方法游离出来,她担心这样做会不会影响到杀伤效果。

    罗猎道:“这柄十字剑工艺非常的古旧,里面的地玄晶并没有和十字剑达到真正意义上的融合,我用化学方法将地玄晶游离出来,然后在武器表面形成均匀的涂层,就连这柄十字剑威力也要比过去强大。”

    林格妮赞道:“你真是无所不能。”

    罗猎笑道:“只是活得长一点,经验丰富了一些。”

    林格妮将改造好的手表递给了他,罗猎起身发出指令调动出了纳米战甲,感觉和过去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林格妮道:“只可惜这套战甲的能量源不够理想,无法长时间提供战斗的需要,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优异的能量源,这套战甲完全可以帮助我们长时间的飞行,根本不需要花冤枉钱去雇佣那破烂的水上飞机。”她对罗猎花了那么多的冤枉钱仍然耿耿于怀。

    罗猎道:“那酒壶……”

    林格妮好奇地望着他:“什么酒壶?”问完之后方才意识到罗猎所指的酒壶应该是基恩手中的酒壶,林格妮对酒壶并没有特别留意,印象中那酒壶只是有些古旧,应该是有些历史了。

    罗猎道:“那酒壶是我送给一个朋友的。”

    林格妮听他说完顿时明白了,难怪罗猎会那么痛快地答应对方的要求,她小声道:“你是说,那个酒鬼可能是你朋友的后人?”

    罗猎笑了起来:“他的曾祖父叫阿诺条顿,也是整天喝得酩酊大醉,不但爱喝酒还喜欢赌博,不过阿诺的驾驶技术绝对是超一流的。”

    林格妮道:“如此说来,他们家喝酒都是遗传。”

    罗猎点了点头道:“现在仔细想想,他和阿诺长得真有点像呢。”

    基恩躺在船屋的甲板上睡得正香,忽然感觉船身被重重敲击了几下,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看到背着行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罗猎和林格妮,基恩有些不满地嘟囔着:“这才几点?你们是不是早到了?”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午后两点了,马上改口道:“不是说中午来的吗?怎么这么晚?”

    罗猎道:“城里到处都在戒严,我们也是绕了不少的冤枉路才出来。”

    基恩道:“怎么样?有没有打起来?”他的表情显得非常兴奋。

    林格妮道:“你怎么好像对这个国家一点感情都没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基恩打了个哈欠,用大手捂住嘴巴道:“干我屁事,我又不是这里人,我是英格兰人。”

    林格妮向罗猎看了一眼,看来这个基恩是他故友阿诺后代的可能性越来越大,那个阿诺不就是英格兰人嘛,难怪他对这个国家没有感情,英格兰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脱欧了。

    罗猎道:“飞机准备得怎么样了?”

    “飞机状态良好,我还加满了油。”

    基恩将飞机的钥匙扔给了罗猎:“你们先把东西放下,我还要把我的船屋好好收拾一下。”

    罗猎和林格妮来到水上飞机旁,打开舱门,一股浓重的机油味道差点没把林格妮熏得闭过气去,应该说不仅仅是柴油的味道,其中还混杂着酒精和烟草的怪味,林格妮放眼望去,机舱内乱成一团,地板上随意扔着鞋子和酒瓶,眼前的景象让林格妮气不打一处来,这就是基恩所谓的状态良好,加满了油,希望他没把酒精给加进去,其实这倒不用担心,就基恩那嗜酒如命的性子根本不舍得浪费酒精。

    林格妮想去找基恩算账,罗猎拦住她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别管他了,咱们清理一下,回头扣他钱。”

    一句话提醒了林格妮:“我扣光他!”

    基恩在一个小时后才晃晃悠悠来到自己的飞机旁,将脑袋探入机舱内看了看,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机舱内被整理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如果不是他在外面确认了飞机的型号,几乎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林格妮将一大包垃圾递给了基恩:“去,送垃圾桶里。”

    基恩抱着垃圾送入了垃圾桶,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怎么感觉自己变成了外人,这飞机明明是他自己的啊。

    罗猎又检查了一下飞机的外周,一脸懵逼的基恩来到他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飞机是我的啊。”

    罗猎道:“谁说不是啊?可你不肯整理,我们得为自己安全负责吧?”

    基恩道:“我没钱给啊!”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罗猎笑道:“我像那么小气的人吗?”

    基恩摇了摇头,心说你不像,可你老婆像,这两口子分明是女的管钱啊。

    罗猎道:“距离咱们约定的起飞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你准备好了吗?”

    基恩道:“我的飞机!”

    “知道,我问你准备好了吗?”

    基恩突然有种被他侮辱的感觉:“我的飞机我还要准备,没人比我更熟!”他在驾驶座坐下,还别说,真有点陌生了,这仪表盘擦得那么干净让他都有点不忍心下手了,林格妮在副驾的位子上坐下,看到基恩犹犹豫豫的样子忍不住道:“我说你到底会不会开飞机啊?你该不是个骗子吧?”

    基恩道:“坐后面去,别在这儿影响我工作。”

    林格妮道:“我还差你钱啊,我是你雇主!”

    基恩瞪大了眼睛:“怎么了?”

    林格妮道:“没事儿,你不让我坐这儿,我还不乐意呢。”她嫌弃基恩身上的酒味儿,回到后面来到罗猎身边坐下,甜甜一笑。

    罗猎帮她系上了安全带。

    基恩道:“你们还欠我三万五千欧。”

    林格妮将头枕在罗猎的肩上:“知道了,从没见过那么小气的男人。”

    基恩霍然转过身去,怒视林格妮却发现她已经闭上眼睛睡了,罗猎向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要跟女人一般见识,基恩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将自己的不锈钢酒壶放在旁边,然后开始进行临飞前的检查。

    基恩一旦投入工作中,他的眼神就变得专注,一举一动也都变得非常的专业,在确信系统一切正常之后,他启动了引擎,飞机在水面上划出两道雪白的水线。

    刚刚还闭着双眼的林格妮也被飞机启动时巨大的轰鸣声给惊醒了,这哪是飞机简直是噪音制造机,飞机在水面上滑行时整个机身剧烈抖动着,让人禁不住担心它还没有飞上天空就会在这水面上散了架。

    基恩提醒道:“请坐在你们的位置上,在飞机的爬升过程中不要解开安全带,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基恩条顿,我会带着你们体验一次终身难忘的奇妙旅行。”

    飞机在经过一段滑行之后终于离开了水面,轰鸣着飞上了天空。

    升空之后,噪音瞬间减小了许多,震颤也神奇消失了。

    罗猎赞道:“机长水平不错。”

    基恩得意洋洋道:“不是我吹,整个欧洲你们找不到比我更优秀的飞行员。”

    林格妮道:“不是我们说大话,放眼全球也找不到比我们胆子更大的乘客。”

    基恩道:“这我倒是认同,两位一看就是不怕死的人。”

    罗猎道:“你这么喜欢喝酒如何考下得飞行执照?”

    基恩道:“不是我吹,我八岁就会开飞机了,我们这个家族都有飞行的天赋。”

    罗猎道:“条顿家族。”

    基恩道:“是啊,是啊,说起来我们家族也是极其辉煌的,我的曾祖父参加过一战和二战,立下了不少的战功,对了,他还去过你们的国家,是个中国通。”

    罗猎道:“阿诺条顿!”

    基恩有些惊奇地转过头来:“你知道他,哈哈,我就说吧,他是个大名人,大英雄。”

    罗猎其实在看到不锈钢酒壶的时候就推断出基恩和阿诺的关系,虽然阿诺早已不在人世,可是见到他的后人内心中仍然充满了温暖,罗猎道:“你知不知道他在中国曾经有不少的朋友?”

    基恩道:“当然知道,他最好的朋友就是……一个叫瞎子的人!”

    林格妮望着罗猎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这个阿诺并没有把罗猎当成最好的朋友,罗猎也笑了起来,的确,瞎子和阿诺之间更投缘一些。

    基恩道:“还有……他还有个最佩服的人叫罗猎!”

    林格妮握住罗猎的手,每次听到别人谈起罗猎过去的事情,她都会感到由衷的骄傲,毕竟她就在罗猎的身边,她是他的女人,无论她的生命还剩下多少天,她都以罗猎为荣,他是她的幸运更是她的骄傲。

    罗猎道:“我也姓罗,你说得罗猎是我……的曾祖父!”

    基恩哈哈大笑,他的笑声中充满了质疑,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这家伙故意跟自己套近乎,莫不是想要赖账?想到这里基恩顿时警觉了起来。

    罗猎道:“你的那个酒壶,瓶盖里面是不是刻着一行小字,不要告诉玛莎!”

    基恩愣住了,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应该没有外人知道这酒壶的秘密,其实就算自己的家人也不是都知道这个秘密,想不到他居然知道,基恩道:“你知道……”

    罗猎道:“我当然知道,我不但知道这里面有一行小字,我还知道这酒壶曾经救过你曾祖父的性命,他在苍白山冒险的时候曾经胸部中弹,幸亏是这酒壶帮他挡了那颗子弹,所以他将酒壶视为他的幸运物,能够保留到现在也是这个原因。”

    基恩对罗猎的身份已经深信不疑了,他感觉到如果继续谈下去恐怕自己已经不好意思收钱了,毕竟他们的曾祖父是亲密无间的朋友。

    罗猎道:“你的曾祖母就是你曾祖父在中华历险的时候遇到的,她叫玛莎是塔吉克族人。”

    基恩道:“你叫罗……”

    罗猎笑道:“我叫罗烈,热烈的烈,起个名字的原因是因为我想成为像我曾祖父一样的人。”

    林格妮听到这里忍不住捏了捏罗猎的手指,真是狡猾,他和他口中的曾祖父根本就是一个人。

    基恩道:“如此说来,咱们算得上是世交了,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的身世,所以才会找上我?”

    罗猎在这一点上当然不能说实话,他笑道:“是啊,不然放着那么多的飞机我们不找,非要找你这架破破烂烂的飞机?”

    林格妮补刀道:“飞行员还是个酒鬼,开价又比其他人高好几倍。”

    基恩有些尴尬了,他分辩道:“你们要去的是爱奥尼亚海域,那里被成为魔鬼地带,虽然的确有不少的飞机,可是我相信没有人会答应你们前往的,哪怕是你们开再高的价格。”

    罗猎道:“你不用误会,我们可没有要少给你钱的意思,既然已经达成了协议,我们就会按照约定付款,绝不会少你的一分钱。”

    基恩放下心来,他笑道:“友情是友情,生意归生意,当然我也不是不念旧情的人,这样,我答应你们,一定会平平安安把你们带回去,而且啊,回去之后我请你们好好吃一顿海鲜大餐。”

    林格妮道:“海鲜大餐就不用了,不过这次你可能要多等我们一些时间。”

    基恩道:“怎么?你们不是旅游观光?”

    罗猎道:“我们会在海上停留一段时间,少则五六个小时,多则一天。”

    基恩道:“你们之前可没有跟我说会那么久。”

    罗猎道:“说了你未必肯来。”

    基恩道:“希望天公作美。”他并不是一个毫无准备之人,临来之前特地查阅了当地的天气和海况,根据他了解到的情况,从现在开始到以后的四十八小时天气都保持晴好的状态。

    飞机在飞行两个小时之后,已经抵达了预定的地点,林格妮从空中俯瞰,目力所及的海域内并没有看到任何的船只,她再次确定了艾迪安娜提供的地图,他们现在的位置确定无误。

    罗猎让基恩在这里降落,在下方有一片突出海面的岩礁,岩礁的中心还有一个泄胡,应该是个很好的落脚地点。

    基恩操纵飞机平稳地停靠在礁盘内的泄胡中,他充满好奇地问道:“我说罗先生,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罗猎笑了笑没说话。

    基恩神神秘秘道:“让我猜猜,寻宝是不是?”没等罗猎回答,他就点了点头道:“一定是,我听我爷爷说过,过去我曾祖父就是一个大冒险家,他和你曾祖父是搭档,干过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

    罗猎道:“算不上什么轰轰烈烈,你可以找个地方先休息,这边的事情就不需要你介入了。”

    罗猎越是这样说,基恩越是好奇:“咱们是世交啊,你们有事我又怎能不帮忙?不如你们算我一份,找到了宝贝总得往回拉是不是?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加入你们,找到了宝贝咱们三人平分。”

    林格妮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贪得无厌呢?我们给过你佣金了。”

    基恩道:“我可以不要佣金,剩下的三万五千欧我不要了。”

    罗猎一听就知道林格妮没说错他,这厮太贪心,认为他们两人是过来探宝的,所以想加入其中分一杯羹。

    林格妮道:“你不是已经收了三万。”

    基恩咬了咬牙道:“我也不要了,我跟你们一起去探宝。”

    罗猎道:“基恩,看你的年龄应该比我小,我就叫你一声老弟,实话对你说,我们真不是去探宝。”

    罗猎越是这样说,基恩越是认定他们是去探宝,只不过人家不愿意带上自己,基恩道:“你们要是不答应,我就把飞机开走,我不回来了,到时候我看你们怎么走?”

    林格妮道:“你跟着去探宝,飞机怎么办啊?到了晚上涨潮,万一飞机漂走了,我们谁都别想走。”

    基恩道:“没事的,我看过地形,海浪再大对这里的影响也微乎其微,我就把飞机留在这里,等咱们找到了宝贝,我再回来开飞机,再说了,我飞机上有充气快艇,你们总得要个搬运工,这么着,我让一步,我只要两成,你们夫妇俩占八成还不行吗?”这厮讨价还价是一把好手。

    林格妮道:“你想加入也行,不过得先把钱还给我。”

    基恩咬了咬牙,将已经捂热的三万定金还给了林格妮。

    罗猎和林格妮心中都想笑,这个基恩如果知道他们今晚的目的是过来打怪,不知要作何感想?罗猎提醒基恩道:“我丑话说在前头,有可能咱们一夜暴富,也有可能空手而归,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基恩道:“不后悔,我绝不后悔,反正你们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罗猎道:“会用武器吗?”

    基恩道:“笑话,我过去是特种兵。”打开飞机的底舱,从里面端出了一把冲锋枪。

    林格妮道:“你还私藏武器?”

    “有持枪证的。”

    罗猎递给他一把军刀:“你今天的任务是负责望风和接应,其他的事情不用你过问。”

    基恩道:“小瞧我?”

    罗猎道:“不是小瞧你,大家各司其责吧。”

    夜幕降临,基恩看到两人仍然没有任何的行动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他本以为他们是要潜入海底寻宝,根据现在的状况看来应该不是,基恩不由得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选择,如果他们两人当着不是寻宝,自己岂不是弄巧成拙?

    就在基恩内心彷徨不已的时候,天空中阴云密布,黄豆大小的雨点纷纷落了下来,基恩摸了摸脑袋,有些郁闷道:“天气预报明明说没有雨的。”

    罗猎道:“天气预报就没有准确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十一点半,林格妮利用望远镜观察着周围的海面,她终于在正西方向的海面看到了一个黑点,扩大望远镜的倍数,确定那是一艘巨大的轮船,船上没有光,宛如黑漆漆的一座小山突然就出现海平面上。

    林格妮将望远镜递给了罗猎,罗猎看过之后,基恩眼巴巴地凑了上来,想从罗猎的手中要来望远镜,罗猎道:“你就在这里守着,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介入。”

    基恩就算不用望远镜也能够看到从正西方向驶来的黑色大船,他愕然道:“你们该不是要去打劫吧?”转念一想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那艘船分明是万吨巨轮,船上船员众多,而且通常会配备武器,就凭着他们夫妇两人想要去劫持这么大一条船简直是痴人说梦。

    基恩很快就发现了那艘船的诡异之处,这么大的一艘巨轮竟然没有一丝灯光,犹如海上漂浮的一座小山,又像是一座巨大的钢铁城堡,基恩颤声道:“幽灵船……幽灵船……”他望着罗猎道:“你们不是去寻宝……你们是去探险……”

    罗猎笑了起来,林格妮已经向纳米战甲发出了指令,她的周身瞬间布满了亮晶晶的银色护甲,罗猎也随后装备了战甲,林格妮为战甲加入了一个新的功能,战甲可以根据周围的环境而调整色彩,这等于多了一层保护,林格妮向罗猎道:“看看咱们谁先到船上。”说完她腾空飞起,罗猎道:“等等我!”

    基恩蹲在礁石上,目瞪口呆地望着凌空飞走的两人,用力眨了眨眼睛,看到他们脚下拖动形成的四条蓝白色的光芒,基恩喃喃道:“我一定是喝多了。”他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摸出他的小酒壶,咕嘟咕嘟灌了两口。

    基恩抬头望去,却见空中一个三角形状的飞行物低空掠过,也朝着那艘巨轮的方向飞去。

    基恩又灌了口酒,然后扬起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太贪心了你!”

    罗猎和林格妮几乎同时落在巨轮的甲板上,甲板上空无一人,这艘巨轮没有一丝光亮,难怪基恩刚才称它为幽灵船,难道这艘船上果然是幽灵在驾驶?

    两人沿着甲板向船头走去,甲板锈蚀严重,船上遍布牡蛎和海草,所看到的一切都证明这艘船废弃已久,可是一艘被废弃的船又是如何在海中漂浮了那么久?又是依靠什么能量在驱动行进?

    林格妮利用探测仪探测这艘船的生命信号,可是她很快就发现整艘船存在着一层强大的屏蔽,探测仪搜寻的范围只限于甲板之上,而无法进入内部。

    两人正在寻找入口的时候,看到空中一架三角形的飞行物悬浮于船头上方两百米的空中,这是一架小型隐形飞机,拥有垂直起降的能力,飞机的舱门打开,从机舱内三道身影一跃而下。

    因为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罗猎和林格妮在发现隐形飞机之后第一时间于暗处隐藏。从飞机上一跃而下的三人都带着低空缓降装置,在距离轮船甲板还有二十米左右的时候缓降装置发生了作用,他们的身形同时停顿了一下,然后慢慢降落在甲板上,宛如一片枯叶落在其上,没有任何的声息。

    罗猎已经认出中间的那人就是艾迪安娜,其实想想也并不意外,毕竟这艘巨轮的信息就是她告诉自己的。

    罗猎和林格妮交递了一个眼色,他从黑暗中走了出去。

    三名降落者同时举起武器瞄准了罗猎,罗猎举起双手,打开了头盔,露出自己的面部。

    艾迪安娜三人也都穿着黑色的护甲,林格妮利用遥感分析对方护甲的成分,这三人身上的护甲虽然不如她和罗猎装备的先进,可是防御能力也相差不多,林格妮暗忖,在这群人的背后必然有着财阀的强力支持,

    艾迪安娜向罗猎抛了一个媚眼道:“很准时啊!”

    林格妮也从黑暗中走出,来到罗猎的身边充满警惕地望着对方三人。

    罗猎道:“既然早就准备来,为何还要故弄玄虚?”

    艾迪安娜道:“因为我们原来没准备过来,现在才决定。”

    罗猎对此女的话是一点都不信,艾迪安娜的为人和外表一样多变,他并没有继续探讨这件事,低声道:“我们还没有找到入口。”

    艾迪安娜道:“我们之所以过来,就是怕你们找到天亮连门都找不到。”她挥了挥手,一旁的队友向右前方走去,罗猎和林格妮跟在后方,林格妮通过战甲的内部联络系统给罗猎发出信息——他们不可信,说不定今晚可能是个圈套。

    罗猎对林格妮的话表示认同。

    走出没多远就来到了入口,艾迪安娜带来得两名助手开始对密闭的舱门进行切割,罗猎本来还以为他们能够找到正确的入口,现在看来,不过如此,舱门被顺利切开,一人抬脚将舱门踹开,然后率先走了进去,照亮这巨轮黑暗的内部,在他们的脚下有一条锈迹斑斑的廊桥,一直延伸向巨轮的中心。

    林格妮探查了一下空气的指数,发现这巨轮内部的空气成分还是在良好的范围内,可以提供给人正常呼吸。

    罗猎道:“这里不像有人。”他越来越觉得像是一个圈套。

    艾迪安娜道:“我又没有来过。”

    林格妮的探测仪开始有了反应,在底舱开始有生命活动的讯号传来。

    开始涨潮了,基恩愁眉苦脸地拖着腮,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选择,唯有等待两位雇主回来,他们如果平安回来,就算没什么宝贝,自己至少还能够讨回原本属于他的佣金,基恩望着前方那艘宛如小山一般的巨轮,黑漆漆没有一丝光,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这巨轮里面到底有什么?他忽然想起小时候爷爷曾经给他说过的精彩故事。

    基恩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到空中五架黑色涂装的直升机从头顶越过,基恩有些吃惊地望着直升机远去的方向,没错,它们全都是飞向那巨轮。( 替天行盗 http://www.69shuw.com/0_277/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