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卷 云海,银帆之影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因与果 百VI
    “那些人在找你,他们把瓦里德大叔……其他人,还有你妹妹都抓起来了!”

    科尔脸色猛地一变,就看到几个穿着灰色长斗篷,腰间悬着佩剑的人从那狭窄昏暗的小巷之中撞了出来。那些人一手推开堆积在小巷之中的杂物,径自向少年冲了过去,但他们忽然才意识到桥上还有人,抬起头一看,不由微微一怔。

    在那些人抬头的一刹那,科尔便看清了对方披风之下所露出的黑白相间的战袍——灰骑士!科尔如遭雷噬,几乎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但那些人已经通过水晶上的影像认出他来,纷纷放弃了面前的少年,一手伸向剑柄,转向了这个方向。

    灰骑士是怎么找上门来的?

    不,得赶快逃!

    科尔心思如电闪,但面对这些一言不发向自己扑来的骑士们,脚下像是踩中了棉花一样,半步也挪不开步子。灰骑士介入这座城市的管理时日已久,人们早已习惯了对方在这战争时期代表着港口的法律,而面对这座城市的执法者,他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那少年见他在桥上发呆,却好像是灵光一现,忽然一咬牙用力撞开那些灰骑士,发足狂奔向那巷口,并一下扑向那扇铁栅栏门。

    灰骑士们的注意力已不在他身上,还没反应过来,便已见少年跑到了门边,用尽全力一拉,将门扯开。然后他绕到门的另一边,‘砰’一声关上铁门,拉上门闩,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门上,转过身去,向科尔大喊道:

    “科尔大哥,快跑啊——!”

    灰骑士勃然作色,冲到门边抓向那少年的领子,怒道:“小鬼,快让开。”

    但少年个子矮小,一低头便灵巧地躲开对方的抓拿,灰骑士又用手穿过铁栅栏门,试图去打开门闩,不过少年死死用手按在那个地方。

    科尔看到这一幕,这才如梦方醒。他好像被水中捞出的溺水之人一样,浑身早已湿透,只是力气却一下子回到了身上,也来不及思考什么,下意识转身便逃。

    灰骑士们看他转身,面色一沉,纷纷收回手去拔出长剑来。而少年看到他们的动作,脑子里不由一片空白,但他甚至忘了松手,便看到寒光闪烁的长剑一下刺中了自己的胸口。

    刺痛一下子蔓延开来,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少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只感到力气不住地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流失。

    而科尔听到身后拔剑的身后,便意识到不好,他猛地回过头去,只看到灰骑士举起剑,一剑将少年刺了个对穿。

    他那一刻只感到天旋地转,心中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了一拳,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这么喊出那句话来:

    “默斯——!”

    但少年已经无法回应他了,灰骑士冷着脸拔出长剑,带起一道血泉,然后再一剑刺入少年的小腹,然后是第三剑。

    浑身是血的少年软软地倒了下去,眼中还兀自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但他身上已经渐渐升起了点点的白光,如同无数萤火虫一样,飞入夜空之中。

    科尔看到灰骑士推开少年的尸体,用手抓向那铁栅栏门的门闩,马上就要打开门从那里冲出来。他心中一阵难以言喻的窒息感,但脑子却反而愈发清晰,他忽然之间想到了正安稳地放在自己胸口的那封信。

    那些选召者的同伴们说不定能救他,能救其他人。

    他一想到这一点,便迸发出了无穷的求生欲,心中所有的犹豫与恐惧皆一扫而空,再无任何犹豫,义无反顾地转身向那个方向逃去。

    ……

    黑暗之中显得寂静无声,远处隐有滴咚的滴水声传来。

    白夜与其他人有些无聊地靠坐在冰冷的石墙上,看着不远处的地下河道,这里位于内城墙的下面,这条泄洪道其实并不太长,幽寂的黑暗之中也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不过黑暗本身就会带给人不安,他们有时候会疑神疑鬼地看看另一个方向,好像会有什么东西出现在那里一样。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终于有人开口道:

    “你们说……”

    白夜向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在那儿,一个人正低着头注视着自己的领口——他们皆是前塔波利斯的成员,而橡木骑士团解散之后,大多数人仍旧习惯于穿着过去的那一身装束——不过对方此刻看的并不是自己的战袍,而是别在领子上的那枚散发着淡淡银辉的徽记。

    他伸手盖住那枚徽记,然后才语带犹豫地向其他人问道:“我们……究竟该怎么做,还要不要……通知那些人?”

    “你说呢?”另一个人开口道,声音在黑暗的地下空洞的回响着:“这可是征召令……,你没听他们说的么,要是……要是弗洛尔之裔真的与黑暗信徒合作,那这次真是……恐怕要变天了……”

    “但那不过是他们的一面之词。”

    “红叶那些人值得信任么?”

    “但砂夜小姐和我们是一边的。”

    “……还有,”有人说道:“那邮件的格式是军方的,而且你们看看社区,也太反常了……这背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实说,我后悔了,”另一个人说道:“……我们早知道就不该鬼迷心窍,卷入到这之中来的,和黑暗信徒扯上的事情,说不准最后要把我们都搭进去……而且我们答应了弗洛尔之裔的事情,若是反悔的话,他们之后恐怕会找我们麻烦……”

    众人不由沉默下来。

    黑暗之中又只剩下滴水的声音。

    其他人不由向一旁的白夜看去,而后者同样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选召者徽记,用手轻轻碰触了那徽记一下。

    “白夜,你有什么看法?”

    “我能有什么看法。”白夜叹了口气。

    他本能地感到那征召令有些猫腻,但眼下整个北境的长距离通讯都已中断,他们也没办法向星门港方面确认这一点。

    至于向弗洛尔之裔方面确认,可万一对方说的是真的呢?邪教徒一直以来都被星门港归类为恐怖主义活动,与这些事情沾染上说不定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他们来这个世界,总不是为了下半辈子在监狱之中度过。

    “各位凭本心而行事吧,”白夜答道:“他至少有一点没说错,我们是选召者,履行《星门宣言》赋予我们的职责是我们的义务,这没什么好说的。”

    众人皆点了点头。

    但沉寂代表着各人心中更深沉的不安,弗洛尔之裔的人找上他们,是不是意味着对方早已料到这些人会来这个地方?

    那个与他们接头的人的身份,也是前公会的高层,有多少人为弗洛尔之裔收买了?

    那些人并不知道征召令的事情,对方会不会将他们出卖了,他们躲在这个地方,真的是安全的么?

    这些事情他们本来理应当告诉方鸻一行人的,但阴差阳错,也没人说得出口。应该怎么开口?说他们之前背叛了塔波利斯,转投向了弗洛尔之裔?

    砂夜一行人不当场与他们翻脸才怪。

    众人不由有些沉默,在黑暗之中互相看了看。

    但就在这一瞥之间,白夜却好像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那是一束紫色的幽火,悬浮在黑暗之中,好像是静静燃烧的鬼火一样,又像是一团幽然盛开的紫色花蕾。

    他忽然之间意识到那是什么,像是触电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这些日子以来古拉港深受这些东西的困扰,那即将张开的结界,也是为了防范这些玩意儿。

    “影人!”

    也有其他人看到了那团火焰,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尖叫。

    但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夜本能地伸手去握自己的剑,但那火焰已经向四面八方张开,倒映在他眸子深处,好像是新星的诞生一样。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一声凄厉地惨叫传来。

    那惨叫一下将他从思维的世界之中拉回到现实之中。

    在他面前的两个同伴已张大了嘴巴,从眼睛里,鼻孔中,从口中喷出熊熊的烈焰,而下一刻,他们便已痛苦地跪倒在地上,扭曲成一团,身上化作了一个火人。

    “mey!小鹿!”

    白夜听到身后有散乱的脚步声,他知道影人的恐怖之处,还没人说得出这些怪物的等级,因为见到过它们的人很少活得下来。

    他其实也下意识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这个念头才刚刚产生,身后逃走的人也先后发出几声惨叫。

    白夜向那个方向回过头去,只看到几团人形火焰倒在地上,很快烧成了一地的黑灰。好像是转瞬之间,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白夜一下子止步。

    而那漂浮在黑暗之中的紫色幽火也一下停了下来。

    那不是一个影人,而是三个,它们一分为三,跃动的火苗之中逐渐有了一个人的轮廓,看不清面容,静静地悬浮在他面前。

    白夜感到一道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其中一个影人悄然无声地向他走来,然后伸手按向他的面门。

    紫色的火焰折射在他的眸子深处,白夜下意识想要后退,但却像是有一种奇特的魔力控制住了他的行动一样,让他不能后退一步。

    不但无法后退,反而还好像逐渐深陷入那跳动的火焰之中。

    那一刻,白夜的心思一片安然,他忽然之间意识到,这些影人并不是本来就在这个地方。这是一个陷阱,可它们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最后一刻,一个念头从白夜心中闪过:

    弗洛尔之裔那些该死的混蛋,究竟干了些什么?

    ……

    右侧回廊之中,巨大的门扉正在洞开。

    当灰骑士们看清推门而入的人之时,皆露出讶然的目光:“你们……?”

    推门而入的是一群艾丹里安的僧侣,穿着灰色的长袍,念珠上悬挂着鸦羽的徽记。灰骑士们的警惕性很高——僧侣们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前厅之中静祷么?

    他们几乎是立刻用手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仿佛只要对方的回答稍有差池,就会拔剑迎战。

    但僧侣们目光低垂,一言不发。灰骑士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忽然面色一变,“不好,是幻术!”领头的灰骑士反应很快,手中剑光一闪,一剑劈向一支穿过僧侣们的虚影,向这个方向射来的弩矢。

    只是剑刃划过弩矢,却感受不到应有的力道,弩矢化作一道轻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灰骑士意识到不对,张口欲喊,但一支弩矢已经无声无息地穿过了他的咽喉,割开气管,让他只能发出‘咯咯’的声音,仰面倒下。

    灰骑士们纷纷长剑出鞘,守在那个方向的僧侣也立刻起身,转身逃向右侧大殿之内,似乎想要向留在那里的人示警。

    但一道阴影从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方向横扫而过,刹那之间越过了一众灰骑士脚下,并延伸向僧侣们逃走的方向——那影子倏然一收,化为一位身段曼妙的少女,正是夜莺小姐。

    爱丽莎看向那个方向,目光之中闪烁着冷静的光芒,扬起手来,将手中的匕首一掷。

    黑沉沉的刀刃带着电光从长廊之中一闪而过,穿过两三个僧侣的胸口,后者像是一截截枯木一样倒在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令所有的僧侣皆大吃一惊,但他们还来不及反应,而爱丽莎又一跃向另一边,同时将手一招,匕首又带着电光折射而回。

    在幽暗之中电光几乎形成了一道折射的轨迹,正好穿过那个方向几名艾丹里安追从者的身体,带着明亮的电弧,回到了夜莺小姐手上。

    灰骑士们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转过身准备出手,但一个矮小的人影已从门外钻了进来,穿过那片幻影,一下子撞开他们。

    “借过,借过!”

    帕帕拉尔人一边咋咋呼呼地嚷嚷道,同时好像是皮球一样向前一个飞扑,手中捧着一个方尖锥状的物体向前一滚,来到一众骑士之间。

    他猛地松开手,向着自己的通讯水晶低喊了一嗓子:“塔波利斯的小丫头,快!”

    那方尖锥状的物体上面的纹理猛然一亮,一下挣开帕克的手旋转着飞了起来,来到一种灰骑士的头顶之上。

    而灰骑士们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方尖锥状的物体上忽然弹开了一圈幽蓝色的波纹,那波纹向着四面八方扩张开去,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魔导构装!”

    灰骑士们大喊一声,可奇特的一幕发生了,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却没发出半点声音。

    整个右侧回廊,似乎都在这一刻陷入了一种奇特的状况之中,所有的人声音都消失了,人们手上的动作,法术,刀光剑影,皆好像在表演着一出默剧。

    沉默术。

    灰骑士立刻意识到那方尖锥状的魔导构装干了什么好事。

    但法术已经施展,任何人皆知道与战斗工匠对抗时,去找他们的构装体的麻烦并非明智之举,这时最重要的应当是将它们的操控者找出来。

    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并不用等他们去找,一个举着操控手套的少女便已从那片幻影之中现身。

    红叶用剩下的那只手捋了捋额前的垂下来的头发,歪着头看了看这些人,然后将操控手套指向对方,开口念了一句什么。

    虽然在灰骑士们眼中,面前的少女不过是嘴巴一张一合,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但他们事实上已经从红叶的口形之中,读出了那个相当简单的咒语:

    “重力阱——”

    那可与方鸻所使用的潜伏者所施展的‘重力阱’截然不同,灰骑士们几乎是感到了天崩地裂一样的压力施加在自己的身上,让他们差一点趴在了地上。

    而就在那一刻。

    他们看到那个少女的身后,出现了一排高大的身影,与闪烁其间的,暗红色的光芒。

    ……

    战斗结束在片刻之间。

    红叶正穿过那横七竖八的灰骑士的尸体,还有倒在其间的艾丹里安的僧侣,脚步轻盈地来到方鸻的身边。

    她看了看前方,问道:“还有敌人么?”

    方鸻摇了摇头,灰骑士们把守着这个入口,便足以制止所有人出入这个地方,前方的房间之中还有一些僧侣看守,不过那些人都对他们构成不了什么威胁。

    何况他们这场战斗处理得干净利落,对方还没发现这边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他原本的计划是将这些人制服,只是考虑到鸦爪圣殿一方的人数显然不太现实,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

    十五分钟之后这些灰骑士就会从圣坛之中复生,也就是说留给他们的时间也只剩下这一刻钟而已。

    他同样看了看那个方向,才答道:“前往走穿过大殿,从右侧回廊之中出去那条路上有一些戒备。发条妖精看到那后面有一些房间,不出意外的话,目标应当就在那里的房间之中——”

    “我们该怎么制服他?”红叶忍不住问道:“他会告诉我们真相么,艾丹里安的信徒都是一些狂热者?”

    方鸻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他既然选择来这个地方,自然心中早有成算。

    虽然可能不是百分之百,但他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让对方透露出一些他们想要知道的答案。

    ……( 伊塔之柱 http://www.69shuw.com/0_538/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