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卷廿六 长歌狂 第171章6章 吾之肺腑,需向谁剖(1)
    回溯到今年仲夏时节,完颜永琏被俘受辱、林陌与战狼欺君抗旨、曹王府遭金帝一怒除名,同期,吴曦身败名裂遭到五马分尸、完颜匡全军覆没沦为光杆元帅……如是,金军群龙无首、军心离散,本就势如破竹的林阡夫妇风卷残云,不多时,陇右、川陕版图尽在饮恨刀惜音剑下囊括。纵观西线,金军元气大伤地盘零落,只剩几个坚韧不拔的金将在宋盟的夹缝中流窜。

    另一厢,由于山东之乱日渐紧张,六月廿二林阡决定离开短刀谷,临行前他对留守后方的吟儿说,川蜀五十四州已是实质意义上的河清海晏,但有两点吟儿还不能掉以轻心——

    “我军本是先胜而后求战,但胜得过快过大,委实是敌人们送的——曹王府的‘自裁’大有文章。就算将来他们的战斗重心定会随我转移去山东,你也莫要小觑了术虎高琪、完颜纲那般的将帅之才。”虽说落草为寇的曹王府群雄很可能会去山东开辟新战场,但林阡口中这些名为金帝心腹实际却听从林陌之人,全都保全了官职和兵马,必会在西线奋力拼杀,做曹王府复燃的坚强后盾。

    “记得了,我懂的。”吟儿不仅懂了,还引经据典,“天下之患,最不可为者,名为治平无事,而其实有不测之忧!”

    “哈哈,有点意思……”林阡估计她又开始胎教了,笑,“第二点,敌人有内隙,我军未必没有。王喜此人,我现在认可他是忠,多半掺杂了感情因素,你要警惕。”如果说当时林阡对王喜有“低估”,那么对安丙则是彻头彻尾的“忽视”,离开短刀谷之前他满心以为安丙可靠,还说,“不过,有安丙控制着王喜,你也不用太担心。现在的川蜀,七成以上是稳定的。你且安心养着我的小龙女。”

    “知道了知道了。别啰嗦啦,同样的话,你讲八百次了。”吟儿记得,陪他看风景的时候他说过类似的话,吃饭的时候也说过数次,现在她给他收拾行装的时候他又说!

    “等我回来。吟儿。”他还是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毕竟短刀谷里还关押着她的亲族,凭她一个人就想冰释前嫌太吃力……“你我都非圣人,不需要得到所有人的承认。”

    吟儿一怔,笑:“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等徐呆子娶了娇妻回来,我便去山东寻你可好?”

    

    当林阡认为川蜀七成以上已稳定,同一时间百里之外的青山深处,林陌也对曹王府绝无仅有的几个高手说谋:

    “我军有七成胜算。只要段大人为我拖缠林阡,一直不教他有回来的机会。”林陌深知,川军并没有林阡想象中那样成熟,这世间唯独一份林陌掌握而林阡不知的情报,就是王喜通过发小刘昌国给术虎高琪的通风报信——

    信的内容是指证安丙陷害孙忠锐、打压杨巨源、限制李好义等情况。直接指向了两点,安丙是个深谙权术、擅长铲除异己的人,这样的人,本身就可以给凤箫吟带去无穷变数;而王喜,则是个自私贪功、毒辣狡诈的宵小,这样的人,早在和安丙合谋对付吴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搜集安丙罪证并且精打细算、懂得安丙案底能且只能留在曹王府……

    既然安丙和王喜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为了内部权斗竟不惜私通外敌,那么林陌当然有信心说出一句:“未来川蜀,在林阡走后,还有的是好戏。”

    

    阡陌二人的“七成”撞在一起,谁赢?

    有迹可循——

    四月末林陌在绝境中操纵完颜纲重夺大散关,便是凭一日之力,将林阡、徐辕、宋恒、金陵、吴曦、完颜匡的心理和下一步动作全部洞穿,堪称大放异彩,溃而不散的曹王府不管新秀或老人对他归顺都争如百川入海;五月陇右七战,抛开大势所趋不谈,实则林陌在大部分较量中都牵着林阡的思想走,麦积山之战用改进版火牛阵对林阡出其不意,更害林阡跌入壕堑灰头土脸地走了次麦城,一看就是“时不我待,舍我其谁”的架势……这些战绩傍身,固然夔王府的仙卿,都会在给林阡排四大后患时,理所当然地把林陌排在首位。世人纷纷说,既生阡,何生陌,双生子这样的设定,极有可能是老天爷的造神和弑神。

    此外还有夔王,陇右七战中他就已经被动地走到了台前,只不过他本人并不想离开乌龟壳,之所以窃国的节奏被打乱,是因为麾下完颜江山不受控、对神女柏轻舟的天命之说一时心动,继而被林阡授意海上升明月大肆宣传“元凶王爷的野心”,从而在那时就达到宋盟温水煮大金的目的;但就是那时候,林陌及时找到了夔王的挡箭牌郢王,三言两句就说服郢王出局,从而逼迫夔王下令完颜江山离开西线到别处求活——林陌不仅把林阡的计划推迟到山东才实现,而且还实现了他自己的另一个计划,不管夔王的“别处”在山东还是河北,总之一定会对西线的金军围魏救赵!从某种意义上说,山东那锅粥是林陌紧握着夔王府的手搅热的,红袄寨的乱局解了术虎高琪、完颜纲等人的燃眉之急!

    怎么看,谋略上好像弟弟都更胜哥哥一筹。

    是啊,毕竟哥哥笨得只剩武功了,遂了林陌的心愿离开了川蜀不假,可是把整个大金包括在内的烽火全都拽去了山东林陌又岂会预见?至于林阡到底是怎么叱咤山东的,六月廿二还算后话,这里就不再赘述。

    看上去当时确实是林陌赢了。尽管强调再三“居安思危”,林阡丢给吟儿的,仍然是个自以为安全实际却风云变幻的川蜀!

    

    林阡真出远门去了。这些年与他聚少离多的吟儿,明明应该习惯,却大约是最近见多了生离死别,如他所料回到锯浪顶偷偷哭了一整晚,第二日,本想用军务来冲淡离别之苦,却未想,卫境拒敌有风鸣涧、李好义,巡查内防有邪后、慕二,整合兵马操练有郭子建、三娘子,屯粮草、修甲兵、重建家园之事有寒家四圣、莫如、洛轻舞。

    没她凤箫吟什么事??

    原来短刀谷的一切都被林阡打点好了吗!她真是被他留在这休养的?那还交代那么多做什么!

    谷外就更没空位了,静宁、秦州、陇南、散关、凤翔、定西、环庆、河东、京湖、两淮分别是辜孙宋厉、程凌霄、越风、祝孟尝、海、叶文暄坐镇……

    吟儿的心情,跟韩太师一模一样的——

    人浮于事真是引起惰性啊!

    

    不得不在家带孩子。

    不过吟儿和韩侂胄不一样的是,她很容易就会发现新的战功点——很快她发现那也挺有意思的,挑战性不亚于统帅三军!

    为了驯服三个孩子吟儿越挫越勇,第三天就忙得不怎么掉眼泪了。( 南宋风烟路 http://www.69shuw.com/0_616/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