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晚明霸主 > 正文卷 四十八 水太凉
    “得知张阁老病重,学生内心实在沉重,我大明内忧外患,正需要张老操持国事,还望你早日康复。”

    林羽来到张慎言病榻前坐下,握着他苍老的手慰问,一半客套一半发自肺腑。

    张慎言看到林羽后精神好转了许多,颤悠悠的道:“没想到林将军竟然能够来探望老夫,实在让我欣慰啊……”

    “张老乃是大明楷模,学生之榜样。”林羽连连谦虚,言辞谨慎。

    张慎言忽然涕泪横流,哽咽道:“老夫历仕五朝,自万历、泰昌、天启、崇祯一直到现在,目睹大明朝日渐凋零,山河破碎,内心不胜惶恐。

    想那旧日同僚熊廷弼、孙承宗、卢象升、曹文诏、袁崇焕、孙传庭等人相继辞世,我大明王朝再无良将,似乎是气数将尽……”

    突然话锋一转,提高声音道:“幸亏有贤侄横空出世,于扬州大破建奴,让我大明朝得以扬眉吐气,捍卫南京之安危。老夫就算到了九泉之下,对太祖、成祖等大明朝的列祖列宗也算有个交代了……”

    张慎言情绪有些激动,以至于连声咳嗽,甚至咳出血来。

    旁边的妻妾急忙劝阻:“老爷别说了,休息一会吧!”

    “不……让老夫说完!”

    张慎言不肯罢休,继续高声道,“老夫能够在临死之前见到林贤侄,死亦瞑目也!”

    说着话握紧了林羽的手,郑重的道:“老夫为官五十年,自问未曾贪墨过一文钱,手中并无积蓄。但蒙朝廷恩赐,我张家还有些良田,两个儿子一个经商一个种田,倒也有些家产与仆人。”

    张慎言又唤张稳重与张承霖到面前,吩咐道:“保家卫国,匹夫有责,林贤侄决心改革军制,重振大明,未来不可限量。若林贤侄军中缺钱缺人,你二人与献策务必竭尽所能,否则老夫在九泉之下绝不瞑目。”

    张稳重答应道:“父亲直管放心。”

    身材高挑,相貌堂堂的张承霖向林羽抱拳道:“林将军,小人自幼习武,也算是弓马娴熟,我手下有五百兄弟,平日里操练杀敌之术,为的就是清军入侵时保卫田园。

    我本以为大明朝气数已尽,没想到林将军在扬州大破建奴,让我汉人扬眉吐气。小人钦佩不已,若将军不嫌弃,小人愿率麾下兄弟投奔将军,驱除鞑虏,恢复山河!”

    没想到这次来张家竟然有这样的厚礼,林羽喜出望外,急忙还礼:“既然有张大哥这句话,我羽字营又添一员虎将,求之不得。”

    张慎言躺在床上,面露笑容:“如此,老夫九泉之下瞑目也!”

    顿了一顿,又咳嗽道:“贤侄啊,那阮大铖小人也,马士英权臣也,当今圣上亦是庸碌无为,你莫要与他们怄气。重振大明的重担就落在你与史阁部身上了,还望贤侄能够谨记老夫这句话,以恢复山河为己任,收复北京,告慰大明列祖列宗在天之灵!”

    林羽却没有正面回答,点头道:“张老直管放心,学生一定会驱除建奴,不让蛮夷欺凌我汉人。”

    又闲叙了片刻,林羽起身告辞,张稳重兄弟一直送到大门。

    张承霖抱拳道:“林将军忙完了请先归扬州,等我安排好了家父之后便率手下的兄弟北上投奔。”

    林羽点头道:“如此,本将在扬州等候张兄,来时必以标统相授。”

    问清了钱谦益府邸所在,林羽辞别张氏兄弟翻身上马,扬鞭直奔钱府而去。

    钱谦益的府邸却是与阮府、张府不同,建设的别出心裁,宛如一座园林,并取名“红豆馆”。

    四年之前,被罢官赋闲的钱谦益娶了二十三岁的名妓柳如是,遂在老家常熟虞山建了一座“绛云楼”,与柳如是双栖双宿。

    因为厌恶正妻的蛮横,后来钱谦益又跑到南京建了一座“红豆馆”,与柳如是过起了老夫少妻的逍遥生活。

    “我乃昭勇将军林镇疆,前来寻找我的夫人,劳烦通报一声。”林羽在钱府门前下马,自报姓名。

    正与爱妾柳如是在客厅招待江如画的钱谦益得知林羽到来,急忙下令打开大门,点亮庭院里的所有灯笼,并带着柳如是亲自出迎。

    “哈哈……林将军到访,蓬荜生辉啊!”

    身着深蓝色道袍,头戴青色四方平定巾的钱谦益精神矍铄,声音洪亮,精心修饰的胡须相当有型,没有丝毫的杂乱,一看就知道平日里极为注重养生。

    “见过钱大人,我与拙荆深夜造访,搅扰大人好梦了。”林羽笑着还礼,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有些事情不得不服啊,这位钱大学士,因为一句“水太凉”名满天下,一直流传千古。

    但人家就是运气好,不但以接近六十的高龄娶了柳如是这个才貌双全的奇女子,后来还生了一个女儿,最后活到八十岁方才寿终正寝,可以算得上人生赢家了。

    其实钱谦益并非大奸大恶之徒,虽然一句“水太凉”成了他的人生污点,成了他的传世名言。但大明臣子投降满清的何止千千万万,后来钱谦益在柳如是的劝说下辞去满清的官职,暗中复明,也算是知错能改。

    钱谦益又向林羽介绍旁边的女子:“这是老朽的爱妾柳如是。”

    又对柳如是介绍林羽:“这位不满二十岁的年轻将军就是在扬州大破建奴,击毙了满清贝勒尼堪的林镇疆将军。”

    柳如是笑靥如花,对着林羽万福施礼:“妾身见过林将军,你的大名已是如雷贯耳,今夜一见,三生有幸。”

    林羽迅速的打量了柳如是一眼,只见她年约二十六七岁,身穿一袭紫色绸裙,头戴玉钗,相貌精致,五官俊美,举手投足间尽显贵妇风范,急忙还礼道:“钱夫人过奖了,在下愧不敢当。”

    等林羽和钱谦益夫妻寒暄完毕,江如画这才关切的上前查看丈夫:“夫君,你无恙吧?”

    林羽轻抚爱妻浓密的秀发:“夫君我在十几万建奴阵中尚且来去自如,去一趟同僚的家中还能有事?”

    江如画如释重负:“这样妾身就放心了,我去张阁老府上求他帮忙,不料阁老病重,只好来钱大人府上求助。适才听见外面人声嘈杂,钱大人差人去打听,说是阮侍郎府上起了冲突,妾身一直忧心忡忡,此刻见到夫君总算放心了。”

    林羽安抚道:“放心吧,我已将济邦与侯公子送出南京城,让他们渡江返回扬州去了。”

    陈贞慧、方以智闻言连连道谢:“多谢林将军援手,救回了方域兄弟这条命,否则阮大铖父子岂会饶他!”

    “是啊,侯方域也算是老夫的半个学生,因为李香君与阮大铖父子结下了死仇。适才听贞慧和以智说方贤侄被抓进阮府去了,老夫正担忧的紧呢!”

    钱谦益是东林党的领袖,年龄又超过了六十岁,这样说自然没问题。

    柳如是摇头叹息:“侯公子与香君妹妹一见钟情,两情相悦,算得上才子佳人,郎才女貌。有句话叫做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这阮大人真是不近人情。”

    听爱妾提到阮大铖的名字,钱谦益一脸紧张,四下里扫了一圈,做了个请的手势:”隔墙有耳,林将军咱们里面叙话。”( 晚明霸主 http://www.69shuw.com/0_997/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