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娇艳欲火 > 15
    那时后还小的凌子霄为了躲避母亲的哭泣,他跑到海滩去了,与易范娜和岳建宁一起捡贝壳。在这之前,他从来就没有听到母亲哭泣过,也未看到父亲发怒过。他捡着、捡着,忽然间他问起比他大的易范娜道:“范娜,你认为哪天我们见到的那位叔叔是坏人吗?”

    易范娜问道:“那位叔叔呀?”

    “就是我们上一次一起捡贝壳时,看到的与我妈妈在一起的那位叔叔呀!”

    “哦,我知道了。”易范娜说道,“从那位叔叔的长相看,倒不像一位坏叔叔,但是既然把你的妈妈弄哭了,爸爸弄发脾气了,那他一定是坏了。”

    “我想也是的。”凌子霄说道,“建宁,你说呢?”

    岳建宁探起头想了想,然后又看了看自己脏兮兮地手,说道:“我不知道。不知道他是不是坏人,真的不知道。妈妈说了,小孩子家不能够说谎话!”

    凌子霄气愤地看着岳建宁,说道:“谁说他不是坏人?他都把我妈妈弄哭了,把我爸爸弄发脾气了,难道说他不是坏人?”

    说完,凌子霄狠狠地向岳建宁瞪了一眼。岳建宁瞧着比自己大的凌子霄这样瞧着自己,忽然间一下子哭了起来。易范娜赶忙走过去,抱着岳建宁说道:“建宁,不哭、不哭……你想呀,那个我们上次见到的叔叔,都把子霄的妈妈弄哭了、把他的爸爸弄发脾气了,当然就是坏人了。”

    岳建宁边哭边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妈妈说,小孩不能够撒谎……”

    在岳建宁的哭声中,凌子霄、易范娜也只好悻悻地走了回去,他们都不知道岳建宁说的是对的还是错误的,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对的还是错误的。在他们看来,只要是把自己的妈妈弄哭了,自己的爸爸弄生气了,那一定是一个大大的坏人。

    从那以后,凌子霄的妈妈於柳依就不再一样了。在凌子霄的记忆里,他的妈妈於柳依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温柔、善良和慈爱的母亲,为了自己丈夫蓝天一还有自己的儿子凌子霄,她什么都愿意奉献。

    自从蓝天一出现以后,妈妈和爸爸吵了这一架后,这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成为了过去,凌子霄感觉到自己的妈妈与他的爸爸之间,渐行渐远起来。她不再笑了,家里也再也听不见妈妈的话语了。凌子霄也很少在家里大声说话,更别说笑了。船型屋里时常传来的是妈妈失声痛哭声,还有爸爸喝醉酒时打烂酒瓶和碗筷的叮当声。凌子霄为了避开这一切,他常常躲藏在自己的房子里,远离妈妈和爸爸,或者躲到易范娜的小屋里,与易范娜呆在一起。

    凌子霄就这样在惶恐和困惑中不安地渡过了三年,他不明白他的母亲为什么在一夜之间就不再爱他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他记住了“蓝天一”这个名字,正是由于他是自己失去了温暖的家,还有母亲慈祥般的关爱。不久凌子霄的妈妈於柳依就怀孕了,凌申觉得这是一个很好地解决自己与於柳依之间存在这么长时间隔阂的契机,因为他也已经发现了自己与妻子的不和,不但影响到了自己公司的正常运转,而且也也影响到了自己的儿子凌子霄,过一个正常孩子应该有的正常生活。然后事情却并不是凌申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於柳依的怀孕并不是她自愿的,如果从西方人的观点来看的话,那是凌申强暴的结果。

    凌申与於柳依冷战都有一年多了,凌申感觉自己确实有点寂寞难耐。像凌这么高地位的男人,身边并不缺少女人,但是凌申并不是一个喜欢沾花惹草的男人,在他的心目中就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於柳依了。这天晚上,凌申走进了自己的老婆於柳依的房间,诚恳地对於柳依说道:“柳依,是我错了,对不起。”这是一年来,凌申第一次走进自己老婆的房间,一直以来他都睡在隔壁的房间里,两人见面了也像两个陌生的人一样。

    听见凌申的道歉声,於柳依的心开始融化了,她的身子有了些微的颤动,但是依然端坐着没有任何举动。凌申在哪里坐了半天,都没有看到自己的老婆於柳依有所反应,于是耐不住寂寞了,他发狠地说道:“怎么着?你是我的老婆,就这样不让人碰?你一门心思地在等你那个旧情人不成?”

    “就是在等他,你又怎么样?”忽然间於柳依发疯地喊道。

    凌申也火了,他已经不在像以前那么绅士了,只见他猛一用力紧紧地抱起於柳依,然后迅速地把她抛到在床上,说道:“我叫你想!我叫你想……”说完用自己的双手迅速地撕扯起於柳依的衣服来。於柳依大声地喊道:“凌申,你这个流氓!凌申,你这个流氓……你不得好死……”

    凌申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不顾一切地撕扯着於柳依的衣服直到仅仅剩下一条裤衩时为止。於柳依在床上惊叫着,奋力地用被子和枕头死扎着於柳依。凌申那里还顾得了许多,他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用力把於柳依按倒在床上,於柳依奋起挣扎着,声音由大变小,最后只剩下微弱的喘息声……

    从此后,凌申每天晚上回家一见到於柳依,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兴奋,每天晚上一回家,凌申就要做那件事。於柳依也已经麻木了,她已经不做任何反抗,只是默默地接受者凌申的这一切,直到有一天於柳依发现自己怀孕了为止。

    於柳依渐渐地变得暴躁起来,她整天都在折腾自己,说自己不需要这个孽种。特别是凌申在家里时,她就更加没完没了。没办法凌申为了於柳依肚子中的孩子,他就只好搬离了这个船型屋,让她和易范娜的妈妈住在一起。在易范娜的妈妈悉心照料下,於柳依才从焦躁中安定下来,直到凌子菲出世时为止。

    当凌子菲出生后,於柳依开始几天还对凌子菲充满着爱意,对凌子霄也想从前一样爱恋,可是等到凌子菲刚刚满半岁的时候,於柳依又变得烦躁起来,她开始不理凌子霄了,并开始大骂他,后来她连凌子菲也不理会了,并开始讨厌凌子菲起来。易范娜的妈妈为了凌子菲的安全,把凌子菲接到了自己的家里,与易范娜生活在一起,从此易范娜就像照顾自己的妹妹一样,照顾起凌子菲来。这也是为什么凌子菲离不开易范娜的原因,虽然今年她已经二十多岁了。

    於柳依也开始喝起酒来,而且就从来没有清醒过,每次喝完酒后,於柳依就痛哭,在痛哭声中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在母亲於柳依的断断续续地诉说声中,凌子霄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以来自己的母亲一直深爱着蓝天一,只是由于阴差阳错她才不得已嫁给了自己的父亲凌申。在自己母亲的心里,她对自己的父亲是尊重的,而且也爱自己的父亲。她以为这一生就这样过去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自己深爱的人、自己曾经热恋的男友,居然没有死,他回来了。因此她陷入了万劫不复之中。

    有一次天刚刚擦黑,凌子霄很快地就趴到了自己的床上,假装睡着了。他知道自己的妈妈这会儿都要去找酒喝。他已经偷偷地把妈妈要喝的酒藏起来了。不巧的是,爸爸凌申这会儿也回来了。妈妈四处去找酒喝,可是就没有找到,他以为是爸爸凌申把她喝的酒藏起来了,于是就破口大骂起来。爸爸凌申这段时间由于心情不好,再加上国家调控,海南省的房地产一落千丈,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只听到爸爸喊道:“柳依,如果你要是想死的话,那就快点吧,省得活在世上难受。你既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想死?呵呵,我就是要好好地活着,我要烦死你、烦死你……哈哈、哈哈……”妈妈於柳依狂笑道。

    听见妈妈的狂笑,凌子霄心中一阵阵发紧起来。他感觉到要是自己不迅速地把酒拿出来,爸爸与妈妈又要大吵一顿了。于是他弯下自己的腰爬进了自己房间的底下,拿出了他收藏的几瓶酒,然后说道:“妈妈,你的酒在这里呢!”

    於柳依一听赶快跑了过来,她从凌子霄手里接过酒就像喝茶一样猛喝起来。站在楼下的凌申一见,摆了摆头说道:“柳依呀,你这是何苦呢?”一阵巨大的伤感紧袭着凌申,他的眼泪忍禁不住地滴落下来,说道:“柳依,你还是去找蓝天一吧……”

    於柳依看了看凌申,眼泪也禁不住地滴落下来,只听到她说道:“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是我负了他……”

    凌申用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妻子於柳依,说道:“柳依,你没有辜负任何人。如果要是对不起的话,应该是我!原谅我吧,柳依!”

    喝着酒的於柳依忽然间扑进凌申的怀里,大声痛哭起来,并一边哭一边说:“凌申,是我对不起你呀!我也对不起孩子呀!可是……可是我就没办法迈过这道坎呀!凌申呀……”

    凌申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妻子,也已经热泪盈眶了,他用手轻轻地拍着自己的妻子,说道:“柳依,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要说不好的话,还是我不好,是我不该怀疑你!我们都幸福地生活了这多年了,我应该对你信任!”

    这一晚,月亮出奇的圆。爸爸凌申把妈妈於柳依送到床上后,就赶去公司了,因为公司来电话说,公司有一件大事要他去处理。等待他到公司开完会,赶回家时,凌子霄的妈妈於柳依已经不见了。等到他们找到於柳依时,於柳依穿着那件凌子霄从来就没有看见她穿的白色连衣裙,已经停止呼吸了。附近的人告诉他们,他的妈妈是自己走进海里的,而且义无反顾……

    凌子霄自责了好多年后,才终于明白自己是没有办法救自己的妈妈的,因为妈妈於柳依的心早已经死了,随着蓝天一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从此他就有一种愿望,找到蓝天一并看着他,为自己的母亲於柳依的死负责——

    《谁是凶手》简介:只见卧室里的双人床上,狼藉一遍,胸罩、内衣、裤衩等扔了满地,雪白的墙壁上用红色的唇膏画了一个**女人,**的一边上写了个“婊”字,另一**上写了个“子”字。在**女人的私密处,画了一把深刺的匕首,匕首的旁边还画了几滴流淌的血。欧阳自远队长发现空气中飘荡着奇怪的腥味,床上的女人裤头,看起来湿漉漉的。他向门外大喊一声:“向卫东!”“到!”法医向卫东喊道。“到卧室来检查一下。”欧阳自远队长命令道…( 娇艳欲火 http://www.69shuw.com/10_10233/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