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第21章 大盗
    小器部落智慧者低头沉思,年长者细细琢磨,小子口中念诵,他们越思越想越觉微言大义。

    一披麻戴孝少年越众而出,他对着老者深深一礼:“先生在上,请受小子一拜,先生一言,小子一生受用不尽。”

    老者微微一笑,问道:“小子何名?”

    少年回道:“小子器微。”

    老者笑着点头,“甚好,甚好,小子器微,长成而器大,终成大器。”

    “大器,大器……”

    小器族人无不激动,他们小器的孩子从小都会跟随年长者学习制器技艺,打磨兽骨,磨砺石料,制作骨器石器。然,成器艰难,坚硬者难以琢磨,疏松者难堪大用,小器部落数代人,唯成小器,大器莫说制出,更是闻所未闻。

    少年压下心中疑问,躬身一礼,道:“先生见识高远,还请先生教我,我祖父葬礼以及往后我们部落葬礼当以何为度?”

    “节哀,入土为安。”

    六个字,平平淡淡,小器族人却觉得意味深长……哀伤可以,但要节制,死者早日入土才得安宁。

    “先生实乃大贤,小器愚子怠慢,勿怪勿怪。”

    白首年长者躬身,小器千余族人躬身。

    “不成小器,何以成大器,善,极善。”

    老者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先生,何为大器?”少年器微再也顾不上其它,大声问道。

    老者声音传来:“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石矶跟在老者身后不为其道理所动,她只观其行,这些道理她都知道,这是人道,而非天道。

    又数日,他们来到了一个极为富裕的部落,叫有盗部落。

    老者入林,却无一人面带喜色,个个忧心忡忡,看到老者入林,更是目光躲闪,惶惶不安。

    有盗首领是一个瘦骨嶙峋的汉子,此人身穿破衣烂衫,赤脚无鞋,极为潦倒,汉子畏畏缩缩上前问道:“长者何来?”

    老者道:“路过此处,讨口水喝。”

    “呼~”

    有盗首领长出一口气,他腰杆一挺,道:“长者,稍等。”

    他大喊了一声:“去给长者取碗水来。”

    有盗族人你看我我看你却没一个人去,有盗首领一阵尴尬。

    过了很久,才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水来了。”

    一个六七岁的小童,脸蛋脏兮兮的端着一个粗制残破石碗盛着满满一碗清水小心翼翼的小跑过来,口齿不清的说道:“喝……喝水……干净。”

    老者浑浊的眼睛一亮,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笑容,他伸手接过,如饮甘露一般将一碗水喝的一滴不剩。

    老者笑问:“因何给我水喝?”

    小童回道:“你渴。”

    老者摸摸他的头,笑道:“善。”

    老者又问:“为何只有你取水?”

    小童歪着头想了一下,道:“他们……怕……丢东西?我……不怕。”

    老者抬头看着有盗首领,笑问:“老朽可得一闻?”

    有盗首领叹息一声,道:“长者有所不知,我虽是有盗首领,却是有盗部落除了这小家伙最贫穷的一个,也不怕长者笑话,我们有盗并不为外人所喜,有盗,有盗,人人为盗。”

    “自从有盗先人传下这门技艺,我们便仗此为生,以前部落很穷,族人相互帮衬出外行盗,可随着部落积累的财物越来越多,大家发现外面大多部落都没有自家部落富裕,也就不出去了,目光就放在自家族人身上,今天你盗我,明天我盗你,如今家家防盗,不敢出门,我这个首领就是因部落事务所累,被人盗成了这样。”

    老者听完呵呵一笑道:“有盗,有盗,没想到小小一个盗,竟然有如此道理,老朽受教了。”

    “有……有何……道理?”小童问道。

    老者一笑,道:“盗人终盗己,自食其果,贫穷之时,盗亦有道,富贵之后,盗却无道,有道无道,只在一心,只在一念,心中无道,终日惶惶,日日防盗,可叹,可笑。”

    “何为道?”小童问。

    老者答:“道可道,非常道。”

    小童摇头:“不懂。”

    老者笑问:“可愿学?”

    小童蹬蹬蹬跑回去又盛了一碗水,举过头顶:“先生喝水。”

    老者抚掌大笑:“孺子可教也。”

    他接过破碗满口饮下,将碗收起,问道:“可有名字?”

    小童回道:“都……我叫都。”

    老者轻轻抚摸着孩童的头,喜道:“好名字,好名字,都,我们走吧。”

    小童点点头,他又回头红着眼睛对着有盗首领和族人重重磕头:“首领……保重……大……大家……保重……都……都……走了。”

    不知为何,有盗族人心中酸涩心里堵得慌,他们其实对这个孩子不好,他们以前喜欢看他犯傻,喜欢听他结巴,甚至喜欢拿好东西诱惑他,教唆他行盗,他却只是摇头傻笑,即使挨饿受冻,也从不行盗,他是有盗部落唯一一个不行盗的人,是个傻子,可今日看到他诚挚的眼神,看着他落泪,磕头,他们突然觉得有盗的最后一缕阳光没了。

    “都,可以不走吗?我将最好看的贝壳给你。”一个小女孩抹着眼泪走了出来。

    “还有我的小石剑。”小童拿出了心爱的石剑。

    “我给你好吃的。”小胖子泪汪汪说道。

    “都,我们再不欺负你了。”

    一个个少年希翼的看着都,他们希望小结巴留下,至少有盗还有一个让人不用防备的人。

    “孩子……”老人们张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

    都还是随着老者走了,他有太多不明白的事,有盗部落的东西他不喜欢。

    “先……先生,部落……人……都不坏,他们……不开心,求……求先生……帮帮……他们?”小童期期艾艾的说道。

    老者一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帮?”

    小童眼睛一亮:“先生,帮……帮了?”

    老者点头:“帮了。”

    小童疑惑:“怎……怎么……帮的?”

    老者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哦。”小童不疑有他的点了点头。

    他却不知,他面前这位慈眉善目的老者指使着一个小石精去做了一次大盗。

    石矶极为无言的接受了老者第一次荒诞又可笑的任务。

    她踏着夜色而来,优雅的弹了一首催眠曲,却做了一次掘地三尺的大盗,她拿走了有盗部落所有值钱物品,包括小孩的贝壳、石剑、木马……甚是丧心病狂。

    第二日,天亮,有盗部落从第一声惨叫开始,悲嚎之声此起彼伏,老老少少大大小小的有盗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他们彼此描述着自己丢失的财物,又一起同仇敌忾的怒骂那个挨千刀的大盗,竟然连树缝鸟巢女人头上发饰小孩手里玩具都没放过。

    一夜之间,家家户户一贫如洗,除了彼此苦笑叹息,还能怎样,有盗部落被盗了。( 洪荒之石矶 http://www.69shuw.com/6_6155/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