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娇妻有毒:江少,别玩了 > 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选拔赛还是敲门砖
    “唯安,你觉得一个艺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江澈搂着我,轻声的问道。

    我想了想,这才看向天花板,迟疑的道。

    “有一颗想红的心吧……”

    “恩,也可以这么说,他们既然想要红,那肯定就要付出常人所不能够付出的努力,这一次的代言人选拔赛,是他们露面的一个机会,哪怕最终的结果不属于他们,我们也完全没有必要因此而生气不是么?在我看来,我们公司那些艺人,更像是坐吃山空的人。”

    江澈说这话的时候表示了浓浓的不屑,他应该是对那些艺人没有任何的好感,才会这么想。

    “江澈,他们其实也没有那么差的……”

    “差不差不是你我说了算,好了听话,我知道你很担心那些艺人未来的出路,可是如今这一次的选拔赛他们都无法参与的话,那才是永远在原地踏步,你与其为了这件事情伤脑经,还不如想想,咱们晚上去哪儿约会。”江澈从我一挑眉笑道。

    “我要去看电影,然后去压马路,难得我早下班,你看起来也很闲,走吧,现在就去!”

    “吃饭?”

    “可以!”

    我笑着拉着江澈离开公司。

    江澈订的餐厅是这个城市五星级的酒店下隶属的餐厅,可以坐在餐厅中,看着这个城市大半的夜景。

    霓虹灯上,无数条穿梭的道路看起来如梦如幻,我举杯对江澈遥遥相敬,他笑着举起杯子回应我。

    我和他在餐厅中坐了一会儿,还没有吃完,就被两个不速之客给打扰了。

    “江先生,不介意我坐在这边吧?”

    一个穿着酒红色晚礼服的女人站在我们的面前。

    她的长发披散到腰间,看人的时候,不,看江澈的时候,那目光中写满了娇弱。

    我看着她这样的眼神只觉得后背发麻,这个女人眼中毫不掩饰的渴望看起来太可怕了!

    她如同一只猛兽,盯上自己的猎物的时候那种目光。

    好像只要江澈看她一眼,她就能够将江澈拿下一样。

    我轻声的咳嗽一声,看向江澈。

    “介意!”

    江澈蹙着眉头扫了这个女人一眼,随后又将视线转回去,好像这个女人不存在一样。

    看着这个女人一脸吃瘪的模样,我忍不住觉得好笑。

    就是要这样,不这样,这些莫名其妙的人还以为江澈是那种只要她们勾勾手指头,就会扑倒她们怀中去的渣男了。

    “这位小姐是?”

    这个女人在江澈那边吃瘪,又转过头看向我。

    我回避不及,打量的视线还停留在她的脸上。

    被她发现了,我也干脆大方的看。

    我一手撑着下巴,一边看着她笑道。

    “我姓江。”

    “哦!那,你应该是江先生的……妹妹吧!江小姐你好。”这个女人听了我的话,立刻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甚至还伸出手想要和我握手。

    我冲她笑了笑,摇头道:“你弄错了,我说我姓江,叫江太太。”

    “……江太太?”这个女人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之后脸色都变了,她呵呵两声,好半天才吐出三个字。

    “打扰了。”

    这个女人一走,我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江澈看着我这样,无可奈何的摇头。

    “你啊,什么时候才会正经一点?”

    “诶!这话应该我说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低调一点,少招惹那些莺莺燕燕的,你可别忘记了,你如今已经名草有主了!”

    我伸出手,隔着桌子点了点江澈的胸口。

    江澈一把将我的手抓住。

    “既然你这么说,我的江太太,可否赏脸,和我跳一曲?”

    我看向这餐厅中的那个舞台,那应该是是给前来用餐又极其有表演欲的客人准备的。

    我转过头,看回来,江澈的眼中都有笑意。

    我缓缓点头,他拉起我,我和他一起走向那舞台中间。

    有优雅的音乐流淌在这餐厅中。

    江澈搂着我的腰,和我轻轻的共舞。

    我被江澈带着,在舞台上变换舞步,就算我的舞艺不好,也被江澈带的满场游走,如同鸟雀玩耍在竹林之上……

    一曲完毕,我笑着和江澈回到了座位上。

    不一会儿,居然有人送了一束花过来。

    “你居然还会有这么浪漫的时候?”我有点开心的看着那束花。

    江澈却在我伸手的时候一挡,冷冷的看向那个送花过来的服务生。

    “我没有点花。”

    “额……”我缩回自己的手,有些不满的看着这个送花过来的服务生。

    “是这样的江先生,是那边那位先生说,江先生的舞姿优美,惊为天人,所以这花,是送给江先生的。”这个服务生脸上的笑也点挂不住了,我甚至可以看见他冷汗涔涔冒的模样。

    送花给江澈的?

    我看向服务生示意的方向,就看见一个徐怀理一个人坐在那边,嘴角带着讥讽的笑。

    这个贱人!

    我今天晚上的好心情在看见徐怀理的时候一扫而空!

    这个男人是不是鼻涕虫?

    我和江澈走到哪里他就黏到哪儿来?

    我想发怒,江澈却掏出钱包抽出一张纸币递给这个服务生。

    “把这束花送给那边小姐,就说徐氏集团的总经理徐怀理送给她的,其他的话,你应该知道该怎么说。”江澈指了指和徐怀理同桌的那个女人。

    那是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在这边都闹起来一样的局面,那个女人的目光由始至终都在徐怀理的脸上,明显对徐怀理十分的满意。

    这个服务生愣了愣,还是伸手接过小费,捧着花转回去了。

    这一次那个服务生很机灵,在把花送回去之后,立刻就闪人了。

    我看见那个和徐怀理坐在一起的女人眼睛发亮,那架势都恨不得扑倒了徐怀理的身上去。

    “那个女人是谁啊?”我看向江澈问道。

    刚才那一幕,让我尴尬得要死,都没有想到徐怀理居然在,还玩这样阴险的一招。

    好险,刚才若我伸手把花接过去,只怕就要成了和徐怀理搅和在一起的女人了。

    “孙小姐。”

    “孙小姐?”我觉得这个称呼有点耳熟。

    只是一时间不记得在哪儿听过了。( 娇妻有毒:江少,别玩了 http://www.69shuw.com/7_7179/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