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凌驾青云 > 第四章 凤髓神丹_消逝如风
    易知航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他的身体健壮而匀称,但是上面却刻着无数道密集的伤痕。

    易知航拿起一支带血的皮鞭,狠狠地朝着自己的背上抽去。他闷哼一声,随之而来的是身体的一阵抽搐,他竟吐出了一口鲜血。

    自从吞下了那颗凤髓丹之后,易知航发现自己的功力并未增长,反而因为那颗凤髓丹药性太强,让自己的内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易知航痛苦地喘着粗气,他的每一口呼吸,都带着混浊的内息,而他的身体上也浮现出了一层血红色的斑点。

    难道我吃下的是一颗假的凤髓丹?易知航喃喃自语道,心中更是懊悔不已。

    为了治愈自己所受的内伤,他已耗尽了自己的内力,甚至自己的内力修为也大为衰退。

    若是自己再谨慎一些,等到验证那颗凤髓丹是否是真货之后再吃,就不会遇到现在这种情况了。易知航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失去平时的谨慎和理智,难道是因为那个叫凌云的小子?自己是因为看不惯他的假仁假义,还是忌惮于他进步的神速?

    易知航捂着胸口,艰难地调整着呼吸。他望着镜子,冷冷一笑:哼,就算我现在内力大损,那个臭小子也绝不是我的对手。

    易知航的自信,源自于这些日子他在江湖上的积累声望,还有他从小辛勤练习的成果。他不相信一个半吊子的少年,将来会打败自己。

    皮鞭又挥舞起来,打在了易知航自己的身上。

    易知航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咬着牙,狠狠说道:你不能停下,你不能认输,否则你就永远无法打败那个男子。你要杀了他,才能尽早结束这种痛苦。你要杀了他,才能解除所有背负的诅咒。你要杀了他,你的母亲才会安心、才没有白白生养你!

    这些话都是易知航的母亲教给他的,他从小就在这段充满怨毒的话语中长大,而他的将来,也必然会在这段话语之中结束。

    ×××

    凌云奔驰在宽阔的大道之上。

    原本凌云想和厍小茜一起从罗丘城回去,但是厍小茜只留给他一封短信,就自己先开溜了,让凌云觉得她有点不够意思。

    凌云为了赶时间,放弃了坐船回去,而是星夜兼程地换马长奔。

    越往回走,天气也变得越来越冷。

    夜晚赶路时,不断有冷风从凌云的衣袖领口中灌入,让凌云觉得就像是一把尖刀钻进了衣服里一样,十分的刺痛和难受。

    即便如此疯狂赶路,凌云还是花了七八天的时间,才赶回了常欢镇外的红脂村。

    熟悉的风景映入眼帘,凌云抑制不住归家的激动,只想着赶紧回到田家小院,为师母献上这颗来之不易的赤龙丹。

    等到凌云回到田家小院的门口,正在门前呆立的婉儿一眼就看到了他。

    婉儿激动地喊道:凌公子,你终于回来了!

    凌云跳下气喘吁吁的马儿,点头道:是的,我总算赶回来了。对了婉儿,我师傅师娘呢?

    婉儿一怔,喃喃道:宋大侠现在在客厅中,你要去见他吗?

    嗯。凌云虽然饥渴难耐,却也顾不得喝上一口水,就直奔着客厅而去。

    看着凌云的背影,婉儿却突然捂住了鼻子,忍不住啜泣起来。

    宋殷之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桌子旁,正在喝茶。不过他握着的茶杯却是一个空杯子,里面根本没有茶水。但是宋殷之却仿佛根本没有发现,正在喝着并不存在的茶水。

    师傅,我回来了!凌云喘着气,对宋殷之喊道。

    宋殷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来到了凌云的身旁,浅笑道:云儿,你回来了就好,我还在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凌云见宋殷之面色十分憔悴,而自己也并未取回凤髓丹,便跪倒在地,自责道:徒儿无能,没有得到凤髓丹。但好在医圣前辈知悉师娘的病情之后,为我炼制了一颗赤龙丹,据说可以延缓心阴绝寰的症状。

    宋殷之见凌云身上有不少的外伤,而他的武器也已破损不堪,惊讶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你的刀剑都已经损坏了?你遇到了什么危险吗?

    凌云却笑道:出了一些小小的意外,不过都已经解决了。师傅,我也没有违背你们的嘱托,这颗赤龙丹是医圣前辈特意为师娘炼制的。不知师娘现在身体情况怎么样,我们赶紧把这颗赤龙丹让师娘服下吧。

    宋殷之整个人一楞,眉目之间却似在闪躲。

    宋殷之扶起凌云,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你师娘正在厢房内,你去看看她吧。

    嗯!凌云从怀中掏出了赤龙丹,就急忙向厢房走去。

    他轻轻推开厢房的门,但是里面十分安静。

    屋子里没有点灯,显得晦暗而压抑。

    床上似乎有一个人影,凌云知道肯定是楚蕙兰躺在了床上。

    凌云小声问道:师娘,我回来了,您睡着了吗?

    楚蕙兰并没有回答。

    凌云慢慢靠向了床边,望着躺在床上的楚蕙兰。

    一种不祥的感觉,悄悄涌上了凌云的心头。凌云感觉从脚趾到头顶,突然都变得一片冰凉。

    凌云的全身止不住地打颤,他用颤抖的双手,就慢慢摸向了楚蕙兰的手。

    凌云感觉像是摸到了一块冰冷坚硬的石头。

    凌云摇了摇楚蕙兰的手,而他的声音也变了形,颤抖着问道:师娘、是我啊,你不要睡了,快睁开眼睛看看我,我带了赤龙丹回来了……

    楚蕙兰没有反应。

    凌云摸向了楚蕙兰的脉搏,却丝毫感受不到脉动。

    凌云不敢相信,又用手慢慢靠向了楚蕙兰的鼻息

    ,完全没有气息的流动。

    手中的赤龙丹已摔落在地,凌云摇着头,崩紧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肉,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楚蕙兰的睡颜安详而平静,没有任何的痛苦。

    凌云却感觉鼻子一酸,趴在床沿,就已痛苦失声。

    师娘,你为什么不等等我?你怎么就这样走了……

    凌云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至亲之人离世的痛苦,就像是天地在一瞬间崩塌。凌云感觉心脏像是被一根毒针扎中一样,痛苦得无法呼吸。

    宋殷之已来到了凌云的背后,他轻轻拍着凌云的背,温柔劝道:云儿,你不要这么伤心,你的师娘是在睡梦中离世的,没有半点的痛苦。

    凌云跪倒在宋殷之的面前,痛哭道:都怪我,若不是我耽搁了这么久的时间,师娘她怎么会……我太没有用了!我是个废物……我、我对不起师娘……

    宋殷之用衣袖替凌云擦掉眼泪和鼻涕,带着酸涩的苦笑,道:不是你的错,你师娘在你离开三天之后就病逝了,你即使得到了凤髓丹,也救不了她了。这可能就是她的命运吧……

    命运……为什么像师娘这样的好人,却是这种不公的命运?

    我们都只是凡人,又怎么能和命运抗衡呢?但我们拥有爱、拥有情、拥有义,我们的生命就是为了延续这些精神。我相信你已经继承了我们的精神,你就是我和你师娘精神的延续。

    我……是你们的延续?凌云泪眼蒙眬,呆呆看着宋殷之。

    宋殷之点了点头,道:云儿,你过来。

    凌云来到了宋殷之的身旁,宋殷之却突然点了凌云身上的几个穴道,让凌云动弹不得。

    凌云惊愕道:师傅,您这是做什么?

    宋殷之将凌云扶到椅子旁,让他坐下,对他说道:云儿,虽然你跟我们学艺了半年,但是我们却还没来得传授给你内功。眼下我已来不及再教你内功心法了,为师只好尝试用自己的内力,帮助你打通任督二脉,让你在内功上有个速成。

    凌云心中却没有欣喜,反而担心道:师傅,您为何要这么做?为了打通任督二脉,您会不会有什么损伤?

    宋殷之笑道:你不用担心,只需好好静下心神,感受内息波动,防止自己走火入魔就可以了。

    凌云应了一声,就闭上了眼睛。

    一股强大的内力从背后传来,那正是“疾风儒侠”宋殷之所修炼的“万山诀”的内功。

    万山诀的内功刚柔并重,气势磅礴。

    凌云只觉得自己的体内像是潮水在翻腾,而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堤坝,在不断阻止涌动翻滚的洪流,防止那些洪水将自己给冲破。

    奔腾的流水在凌云的经脉中运行,像是在冲开凌云经脉中的阻塞,让他有一

    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而他进入了内心空明的世界,顺着宋殷之的外力,将那些潮水慢慢平复,而他的身体也逐渐平息和安定下来。

    凌云长舒了一口气,仿佛身体内的秽物全部顺着那口浊气被倾泻了出来。

    宋殷之收掌运功,他对凌云说道:云儿,为师虽然用内力替你打通了任督二脉,让你拥有了一些内力作为资本。但这毕竟属于外力,并非是你自行冲破瓶颈,因此你需要特别注意,在今后的修炼之中,千万不可以急功近利,否则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凌云有些担心地问道:师傅,您这是什么意思,您不准备再教我了吗?难道您要赶我出师门?

    宋殷之摇了摇头,笑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因为……因为我亦命不久矣。

    凌云懵住了,喃喃道:这、这怎么会?师傅您的身体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会命不久矣?

    让我来回答你吧。药王田种花从门外走来,他面色凝重,缓缓道,你师娘的心阴绝寰可以被压制这么久,除了残火玉的功劳之外,最关键的就是你师傅的内力了。但是你师傅却瞒着你师娘,过度消耗了自己的内力,为她压制心阴绝寰,导致他患上了极为严重的“阴寒内虚”之症。我虽然早就劝过他,但是他却完全不听我的警告,而他的“阴寒内虚”也在最近恶化成了“虚魂残魂”,已无可救药。

    凌云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对着宋殷之问道:那为何您还动用自己的内力为我打通任督二脉?

    宋殷之带着淡淡的笑容,道:我怕再不为你做点什么,就没有机会了。

    凌云泪如泉涌,跪倒在宋殷之的身前,就哭晕了过去。

    ×××

    楚蕙兰下葬后的第十天,宋殷之也病倒在了床上。

    田种花虽然悉心照料,但宋殷之却未见任何的好转。

    凌云每天都守在师傅的床边,替他端茶递水,而他自己几乎完全没有好好休息过。

    宋殷之把凌云叫到身旁,看着凌云憔悴的脸,心疼道:云儿,你不用如此费心,好好去休息吧。

    凌云却说道:不用,我等师傅病好了再去休息。

    宋殷之的脸上充满了欣慰和感动,他笑道:我的病我自己清楚,恐怕是再也不会好了。

    凌云忍着泪水说道:不会的,有药王先生在,您的病一定会治好的。

    宋殷之轻叹了一口气,他从床头取出了一个用油纸包裹的小册子,递给了凌云。

    凌云接过了那本书,问道:师傅,这本书是什么?

    宋殷之答道:这本书是“奥神剑诀”中的“奥术剑诀”,我现在把它交给你。

    这本毫不起眼的小册子,居然就是江湖上人人梦寐以求的“奥神剑诀”之一!

    若是以前,凌云得到了这奥术剑诀,绝对会高兴得飞上天去。

    但是此刻,宋殷之将奥术剑诀交给凌云,却让凌云鼻头一酸,他心中自然明白了宋殷之的想法。

    宋殷之介绍道:这本奥术剑诀是寒柏子老前辈送给我的,我和你师娘的刀法与剑法,就是从这本秘籍上领悟的。你现在实力和修为有限,恐怕不能从这本奥术剑诀上领悟出真正的招法。但是我相信,你只要肯努力,将来一定也能从这本秘籍中受益。不过我有一些要求,你绝不可以用我教你的武功去做坏事,也不能将这本奥术剑诀转赠给十恶不赦的坏人,你知道了吗?

    凌云抽着鼻子,回答道:我知道了,师傅。

    我还有一个请求……宋殷之勉强起身,凌云赶紧扶起了他。

    宋殷之继续道:我和你师娘有一个女儿,名字叫做巧儿,现在还居住在我们京城的府邸中。若我死后,消息传遍了江湖,我担心与我们宋刀楚剑有过节的宵小,会对我们的女儿不利。我只求你代替我和你师娘,照顾好我们的女儿。

    我一定做到,请师傅放心。

    巧儿等到明年的春天,也该十四岁了。你只需给她一间小屋,教她读书就好了,不用将我们的武功传授给她。等到她成年之后,由你做主,替她找个好婆家,让她平淡幸福地度过一生即可。

    嗯,我记住了。

    宋殷之从床上走下,凌云想要扶住他,却被宋殷之给拒绝了。

    宋殷之从一旁的柜子上取出两把武器,正是他的疾风刀和楚蕙兰的雷陨剑。

    你是我们宋刀楚剑的传人,我现在将疾风刀和雷陨剑都交给你。我也不要求你除魔卫道、拯救苍生,我只希望你不要违背内心的良知,做一个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人。

    凌云从宋殷之的手上接过了疾风刀和雷陨剑,只觉得手中的分量无比沉重,却还是坚毅地点了点头。

    宋殷之面带微笑,慢慢躺回了床上。他闭起眼睛,似乎进入了梦乡。

    凌云替宋殷之关上了门,就守在了门外。

    宋殷之仿佛进入了一个美丽的梦,在梦中,他回到了二十几岁的时候——

    那时,他还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儒生,却身负血海深仇,到处拜师学艺。在一次替村民对抗山贼的行动中,他遇到了楚蕙兰。他从未见过武功如此犀利卓越的女子,眼睛便被她的身影所吸引。他们一起打退了山贼,又一起替村庄修建了护栏,而他们的感情也随之萌芽……究竟多少年了?他们一起铲奸除恶,行侠仗义。他们不为名利,只为了心中的正义。他们不贪图富贵,从恶徒手中取回的赃物,也全部用之于民。有这样一位红颜知己的存在,他觉得自己的一生一片无悔,再也没有任何的空

    虚和惆怅。

    宋殷之的眼前出现了一道光,而那道光线之中,一个美丽、熟悉的身影,正在冲他微笑。

    兰妹,你来接我了吗?宋殷之喃喃问道。

    那个身影点了点头,向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宋殷之的脸上也溢满了笑容,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轻,所有的烦恼和忧愁,全部被抛在了背后。

    永绊吾爱,无怨无悔。那是宋殷之向楚蕙兰求婚时所说的台词。

    倾心彼心,残生予君。楚蕙兰第一次展现出的娇羞面容,仿佛又一次浮现在了宋殷之的眼前。

    那美丽的相遇,究竟是梦幻,又或是在另一个时空中的场景呢?

    也许在另一个时空,又或者是在来世,那些相爱的人,也一定会再度相遇吧。

    凌云坐在门槛上,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而他的眼泪,也顺着星光流淌下来。

    ======

    在写这一大章的时候,不光凌云经历了恩师双双离去的悲痛,我本人也有一位亲人在此期间因意外而离世。

    一个人突然就不在了,心中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还是不太敢相信。

    小的时候特别害怕死亡,一想到面对死后的未知,就止不住的产生恐惧。

    然而随着年纪的增长,却反而释怀了这些疑虑。

    死亡只是一种经历,就像是成长一样,我们所有人终将面对死亡。

    死后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是懵懂混沌、一无所知?是天堂、或是地狱?是轮回?是穿越?又或者我们只是从一个“梦中”醒来?

    我们不会知道,因为没有人会给我们答案。

    所以,好好活着吧,尽力去做最好自己,不要留下遗憾。

    (本章完)( 凌驾青云 http://www.69shuw.com/7_7180/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