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凌驾青云 > 第十章 少师风云_菩提所在
    形势急转直下,刚刚还对凌云等人客客气气的天龙寺众人,瞬间就翻了脸,将凌云和三个酒鬼给团团围住。

    面对着天龙寺和天龙帮两队人马的包围,凌云与三个酒鬼都是面色严峻,他们明白自己不可能战胜这么多的天龙寺高手,想逃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凌云想起之前念树所说过的话,按照念树所言:这金叶菩提树上原本应该是有二十几颗的菩提果,然而此时却只剩下了十二颗,而且之前也曾发生过菩提果“消失”的事件。

    凌云便急忙喊道:等一下!你们的菩提果不是之前也曾离奇消失过吗?为何你们会断言是我们偷走了菩提果呢?

    念树回道:本寺的金叶菩提树每年都会结出许多的菩提果,我们会采集这些菩提果,用来制成佛珠和法器。然而今年菩提树上结出的菩提果,每过一阵子便会莫名消失少许……也正因为如此,师傅和师伯便派我来守护菩提树。我每天早晨都会数一遍树上菩提果的数量,今早数时还有二十三颗,但是你们一来之后,这菩提树上却只剩下了十二颗菩提果。如果这些菩提果不是你们偷走的,难到它们还会自己消失吗?

    油光满面的戒禄和尚冷哼了一声,道:我看你们这帮人来路可疑,说不定之前的菩提果也是你们偷走的!如果你们识相的话,就快点交出偷走的菩提果,否则就别怪我们动粗了!

    凌云怒火冲天,总觉得这大和尚是来故意找茬的!他刚准备动手,就被一旁的陆冰心给拦了下来。

    陆冰心面带愧疚,对凌云说道:凌兄,若不是因为我的妹妹,我们就不会陷入这么麻烦的境地了。我看我们还是别和他们起冲突,让他们搜搜身就好了,反正我们也问心无愧。

    凌云“呸”了一声,道:陆兄,就算我们乖乖让他们搜身,他们找不到菩提果时,还是会认为我们已经把菩提果藏到别的地方了。他们本来就不信任我们,又不断向我们挑衅,根本就是在存心给我们找茬!

    花萌哈哈一笑,道:凌兄说得不错!看来这一架我们是必须得打了!

    步知路轻轻拍着陆冰心的肩膀,笑道:陆兄,你无须自责。为了月心妹妹,我们都是心甘情愿这么做的!

    陆冰心无语凝噎,只得点了点头,对眼前的几人说道:好!我陆冰心果然没有交错你们这群朋友!今日,我们就同生共死,一起打败这帮不讲道理的蛮和尚!

    好!凌云、花萌、步知路同声附和。

    众人脸上全是坚毅绝然的微笑,已经不再将眼前天龙寺和天龙帮的人放在眼里。

    凌云抽出背后的疾风刀和雷陨剑,对着眼前的敌人们叫嚣道:你们这帮秃驴和尚,就让老子——“至尊少侠”凌

    云,来打醒你们这帮木鱼脑袋!

    天龙寺众人都是一愣,因为凌云之前从未透露过自己是“至尊少侠”。不过他们都曾耳闻新一届的至尊少侠确实名叫“凌云”,而且也加入了少师堂之中。可是眼前这少年又说自己两年前还是快活楼内的一个小伙计,他怎么可能在两年之后就成为了武林大会中的至尊少侠呢?

    天龙寺的众人更加怀疑了,他们见凌云拔出了武器,便也掏出了禅棍、佛刀,准备与凌云和三个酒鬼来一场真正的对决。

    花萌、陆冰心各自取出了自己的武器,步知路因为擅长的是掌法和指法,因此并没有携带兵刃。

    两帮人怒目相视,大战一触即发。这宁静的古寺,似乎马上就要染上血光之灾……

    而就在这时,一个苍老却又浑厚的声音,突然从众人的背后传来: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众人循声望去,一位须眉皆白的老和尚,正在一个容貌清秀的小和尚的搀扶之下,慢慢向着众人走来。

    天龙寺的人都是一惊,急忙向那老和尚施礼道:拜见住持方丈!

    凌云和三个酒鬼也是一愣,没想到那个老和尚竟然就是天龙寺的戒严住持。

    戒严住持缓缓走到人前,他望着这剑拔弩张的现场,对着众人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微胖的戒语便向住持说明了自己所见的情况。

    戒严并未偏听己方一面之词,又向凌云等人询问了事情的缘由,凌云和陆冰心也将他们所见之事全都报告给了这位天龙寺的住持。

    戒严又自顾自地行了一个佛礼,闭目沉思道:阿弥陀佛。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不过是些菩提果,你们为何要妄起争执、动起刀剑?

    戒语施礼道:住持有所不知,本寺的弟子们本想在住持寿辰之日,用金叶菩提树上的菩提过为您做一串佛珠,最少也需十八颗的菩提果。然而在我们答应给这几位施主菩提果之后,却发现菩提树上只剩下了十二颗的菩提果。如果不是他们偷走,这些菩提果缘何会消失不见呢?

    凌云几人连忙否认道:我们一来的时候,这树上就只剩下十二颗菩提果了。那些菩提果确实不是我们偷的。大师,你们都答应送我们菩提果了,我们又为何要私藏那些菩提果呢?

    两帮人都有一些道理,而这件悬疑之事的决断,就已经落到了这位戒严住持的身上。

    戒严双手合十,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他转过身来,对着身旁那个面容清秀的小和尚问道:念空,你觉得此事应该如何处理?

    那叫念空的小和尚对住持施了一礼,道:徒儿在天龙寺内辈分最小,这件事怎能轮得上徒儿来判决呢?

    戒严微

    微一笑,道:因为你是寺内最聪明的孩子,师傅相信你能做出最公平、最正确的决定。

    凌云和三个酒鬼都是一惊,他们觉得那叫念空的小和尚长得伶俐可人,看模样比他们还要年轻,却不知为何那位戒严住持会如此信任他。

    念空显得十分为难,周围天龙寺、天龙帮、凌云等人都在注视这他,都在等待他的答案。

    念空轻叹了一声,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些菩提果为何会消失了……

    众人都是一惊。

    戒语急忙向念空问道:念空,你既知道菩提果为何会消失,为何不早点告诉我们?

    念空施了一礼,道:佛祖割肉饲鹰,以身度人,我一直十分敬佩。正因如此,我才不想说出那些菩提果的下落。

    众人都是一阵迷茫,不懂得念空话语中的意思。

    念空又叹了一口气,道:如今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冲突,我也只好说出真相来了。

    戒禄赶紧问道:念空,那么那些菩提果究竟为何会消失?是被谁给偷走的?又被藏到哪儿去了?

    念空伸出一指,道:唧唧。

    众人又是一阵迷茫。

    凌云疑惑道:鸡鸡?你们天龙寺里还养鸡吗?

    一旁的三个酒鬼无语道:那小和尚应该不是说的这个意思吧。

    戒语对念空问道:念空,你所说的“唧唧”到底是什么?

    念空来到念树的身前,对着他问道:念树师兄,你是不是在守护菩提树时,经常听到这“唧唧”的叫声?

    念树回想了片刻,回道:确实。可每次当我听到那声音后,去菩提树旁检查时,却并未发现有任何的异常。

    但是当第二天你数菩提果时,那些菩提果的数量便又会减少,对不对?

    念树点了点头。

    戒嗔拧着眉头,对念空道: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带我们去找到那些失窃的菩提果吧!

    念空施了一礼,道:请诸位随我来。

    念空领着众人,就向这菩提园外而去。

    凌云心中惊奇无比,不明白这念空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然而念空并未走远,他领着众人来到了菩提园外墙的一棵松树旁。

    这棵松树就是之前凌云和三个酒鬼用来翻越围墙时使用的松树,凌云觉得这棵松树虽然高大,但是却十分容易攀爬,因为这棵松树的树干上长了许多的孔洞。

    凌云忽然一愣,喃喃自语道:该、该不会……

    念空指着那棵松树上遍布的孔洞,对着众人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些菩提果应该就藏在这些树洞之中。

    几个小和尚闻言,便立刻在那松树的孔洞之中翻找了起来。不过片刻,他们就真的在那些树洞里翻出了许多的菩提果实。

    众人都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戒语对着念空问道:念空,为何菩提果会被藏到这棵松树的树洞之中?你所说的“唧唧”又到底所指何物?

    “唧唧”……一阵尖锐的鸣叫声,就从那棵松树的树顶上传来。

    一只花斑的小松鼠,就飞跃到了树枝上,对着树下的一众人发出了急促的叫声。它似乎是因为自己的“秘密基地”被人发现,而显得既愤怒又惊恐,想要将树下的人全被给“吓走”。

    戒语望着那只花斑小松鼠,终于恍然大悟,对着念空说道:原来你所说的“唧唧”,指的就是那只小松鼠呀!

    念空点头道:我曾有一日帮着念树师兄顶班,看管这棵菩提树,就发现了那只小松鼠的行为。我猜那小松鼠是为了储存过冬的食物,才会采摘了许多的菩提果藏了起来。我本想要通知各位师叔伯,但一想到佛祖割肉饲鹰的故事,就起了恻隐之心,将这件事给隐瞒了下来。然而我未料到事态会发生这么严重的变化,只好将这件事全盘托出,希望各位师叔伯不要见怪。

    戒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你能有此善念,为师又怎么会怪你呢?

    解开了菩提果消失的秘密,凌云和三个酒鬼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

    误会解除之后,戒严住持大方的赠了十颗菩提果给陆冰心,这让凌云和三个酒鬼都惊喜不已。

    而当其他小和尚们准备再从那松树洞内多掏一些菩提果,用来给戒严制作佛珠之时,戒严却阻止了他们。

    戒严不愿意以己之私,夺走那个花斑小松鼠的食物,众人也不好再多说,就放弃了继续搜寻菩提果。

    此刻,天龙寺的无忧殿中,凌云和三个酒鬼被如同上宾一样地招待了起来。

    原本还是水火不容的两帮人,此时都有一些尴尬,好在凌云和三个酒鬼都不是记仇的人,很快便与这帮和尚们打成了一片。

    天龙寺的素斋闻名天下,凌云和三酒鬼吃得啧啧称奇,竟然比一顿有酒有肉的宴席更叫人难忘。

    然而那个大胡子和尚戒嗔的席位,就与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了。他的桌子上摆满了酒肉,还有一壶烈酒,看得花萌直流口水。

    陆冰心对着一旁的一个小和尚问道:为何那位戒嗔大师能在宴席之上食用酒肉?

    那小和尚回道:这些酒肉都是天龙帮的人带来的。我们天龙寺内虽然禁止杀生取肉,但是武僧在外是可以吃肉的。那天龙帮的人为了讨好戒嗔师叔,所以每次前来都会为他带来酒肉。

    陆冰心这才恍然大悟。

    而此时的凌云,却对着那胡须斑白的戒严住持告罪道:在下是少师堂的凌云,我这一次的任务,原本是为了将段公子的一封密信带给您的。可是我那封

    信却被……

    那正吃着酒肉的大胡子和尚戒嗔,急忙放下了手中的食物,就对着这边喊道:喂!你这个小鬼,可千万别乱说什么!

    凌云瞪了戒嗔一眼,继续对戒严住持说道:我那封重要的信件,就是被那个大胡子和尚给毁了的,您可一定要好好地惩罚他!

    戒严施了一礼,道:阿弥陀佛,施主辛苦了。不过施主无须自责,你那封信件的内容,老僧已能猜出个大概。

    凌云一愣,道:大师您……您这么牛皮的吗?您都没看我的信,怎么能猜出里面的内容呢?

    戒严微微一笑,道:其实老僧一直与段公子有书信的来往,有许多重要的事务,我们都已经达成了共识。这一次的信件,八成是为与老僧庆生祝寿,督促老僧实行之前定制的计划。

    凌云疑惑道:不知大师与段公子究竟制定了什么样的计划?

    戒严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似乎考虑了良久。他睁开了眼睛,对众人说道:既然今日众人都在,老僧便来宣讲本寺即将实行的计划吧。

    底下的众人都是一愣,不明白住持会要实施什么样的计划。

    戒严住持站起身来,就走到了大殿的中心。他对着众人说道:本寺成立数百年,一直以清修理佛、感念苍生为己任。而且这些年来,因为有了天龙帮的援助,我们天龙寺的僧侣在衣食住行上都有了莫大的方便。然而这一切终究只是外物,我们天龙寺的僧侣过得太过舒心,甚至已经忘记了佛法的真谛。

    戒语站起身来,惊愕道:住持……您、您的意思是?

    戒严继续道:老僧多年来一直不愿意提起,只是因为内心太过软弱,不想要破坏寺内弟子的富足生活……

    戒嗔愕然道:住持师兄,你是说我们今后又得要过清苦的日子吗?

    戒严点了点头,道:是的。从今日起,我们天龙寺将不再接受天龙帮的援助。而且今后的香火钱,也将一起打包赠予少师堂,让少师堂替我们转赠给受天灾人祸、流离失所的百姓。另外,天龙帮诸人从今日起也不再是我们天龙寺的弟子,天龙帮需改换门庭,不得再用我们天龙寺的名号!

    这一席话语,已让整个大殿内鸦雀无声。

    戒禄颤巍巍地对戒严问道:住持,您、您说得都是真的吗?……可是、可是您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戒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虽然老僧常年闭关精研佛法,却也听闻了许多不好的传闻。天龙帮以我们天龙寺的名号,到处欺压良民、中饱私囊,老僧已不能再容忍你们天龙帮胡作非为了!

    天龙帮的几位老大面色一沉,每个人的脸上都十分难看。

    戒禄吞了一口口水,又问道:可、可

    是天龙帮对我们天龙寺十分友好,我们真的要赶走他们吗?

    戒严微微一笑,反声问道:我想这种舒心而忘本的生活,你们应该已经过够了吧?

    ×××

    离开天龙寺时,戒严住持亲自来送凌云和三个酒鬼下山。

    凌云和三个酒鬼见证了天龙寺的一场“大变革”,内心都震撼不已,十分佩服这位戒严住持的高风亮节。

    在临行之前,戒严住持拉住了四人,分别送给了四人一本秘笈。

    凌云和三个酒鬼连忙推辞,然而戒严住持却笑道:你们几人的表现,老僧早已看在了眼里,这江湖上正需要你们这帮热血的青年,来推动潮流和未来。我们天龙寺这些年来广收门徒,原本是为了弘扬佛法、推广武学,却没想到培养出了天龙帮这样的组织出来……老僧实在是愧对达摩祖师。

    陆冰心急忙劝道:大师不要自责,这一切都不是您的错。

    戒严感激一笑,就将手中一本秘笈交给了陆冰心,对着他说道:这本是“释罪拳”的拳谱,你曾在之前的战斗中偷学过钱大福的释罪拳,但终究无法探究要领、习得真谛。老僧将这本释罪拳法交由给你,希望你能研究出这本拳法中的要领与真谛。

    陆冰心疑惑道:释罪拳的要领和真谛?

    戒严点了点头,道:释罪拳并非只是一门凶残夺命的拳法,以杀止杀并不是释罪拳真正的精髓和真谛,“释罪于无”才是……

    陆冰心若有所思地接下了那本拳谱,对着戒严真诚道谢。

    戒严又将一本的秘笈交给了步知路,对着他说道:步公子深谙掌法和指法,这本秘笈中乃是我寺《迦叶心经》中的“飞花掌”和“禅指”功夫,正好适合步公子学习。

    步知路大喜过望,急忙谢过了戒严。

    戒严来到了花萌的身前,将一本秘笈交给了他,笑道:虽然本寺没有适合酒鬼的武功,不过这本“睡梦罗汉拳”,说不定正适合你这样的小酒鬼。

    花萌接过了那本“睡梦罗汉拳”,道:这就是那庄翠羽所说的“传说中的拳法”?!

    花萌自然是惊喜不已,而一旁的凌云也是心情雀跃。他见自己的几个兄弟都得到了各类绝学,心中自然满怀着期待。

    戒严来到了一脸期待的凌云身旁,就对他说道:凌公子似乎曾在哪里学过本寺的“波若掌法”?

    凌云点了点头,正准备将自己学习波若掌法的缘由说出来。然而那大胡子和尚戒嗔一脸的威胁之意,他就将到口的话给吞了回去。

    戒严从怀中掏出了一本秘笈,正是《波若心经》中的“波若掌法”,他对凌云说道:凌公子所使出的波若掌法并不正宗,不如老僧就将正宗的波若掌法送给阁下吧。

    凌云愕然

    道:可、可是这本波若掌法不是由梵文编写的吗?我根本就看不懂梵文啊。

    戒严解释道:这本波若掌法是由梵文翻译而来的,为了便于我们门下的汉人弟子学习,所以凌公子根本不必担心。

    虽然这本只是自己曾学过的波若掌法的翻译版本,但是凌云同样十分高兴,急忙向戒严道谢。

    戒严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凌公子,在你回到少师堂后,就请向段公子回报老僧的回答。我们天龙寺会大力支持少师堂,希望段公子也不要让老僧失望。

    凌云对着戒严也施了一个佛礼,道:在下一定会向段公子传达。多谢戒严住持对于我们少师堂所做的贡献!

    虽然事件多有曲折,但是凌云在少师堂的第一个任务,看来也是完美地完成了。

    (本章完)( 凌驾青云 http://www.69shuw.com/7_7180/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