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凌驾青云 > 第十一章 炼狱重生_拯救孩子
    马车“轰隆隆”地前行着,藏身为工人的少师堂成员们都没有说话,一队人马显得紧张又阴沉。

    道路两旁的林木越来越多,原本还是阳光灿烂的白天,可瞬间就变得阴郁而黯淡,带给人一种沉闷与压迫的感觉。远处传来许多怪异的叫声,像是鸟叫、又像是不知名的野兽的咆哮,让人的心中止不住开始发毛。

    凌云心中暗叹: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居然真有人将基地设置在这种阴森可怕的林间……

    一众人走了很久,阴暗的森林中隐隐可以看到紫红色的毒瘴。

    一个祝火教的教徒对众人说道:这些树林里都是有毒的瘴气,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就紧跟着我们,千万别走散了。

    护送马车的一众工人和少师堂的几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眼神中也都带着一丝畏惧。

    那个领队的老汉和带领少师堂前来此地的村民,正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祝火教的人搭话。这两人语言风趣,那些祝火教的教徒们也不怎么讨厌他们,所以他们套出了不少祝火教的消息。

    原来祝火教最近新“收”了一批教徒,准备完成某种“仪式”,所以对于粮食和物资的需求也变得更多了。然而因为最近江湖上所传的一些“风言风语”,所以大部分的商客都不愿意和祝火教做生意,只有这位风趣幽默的老汉还愿意和他们来往。

    祝火教内的领队对那老汉问道:老头,话说我们之前都没有见过你,你是最近才搬来的吗?

    那老汉笑呵呵道:我老头年纪大了,想要为自己存一点儿棺材本,所以哪儿有钱赚我就在哪儿。听说你们祝火教愿意花重金购买物资,我才想和你们做生意的,否则以你们一帮凶神恶煞的大老爷们儿,借我老头十个胆子也不敢呀……

    虽然这老汉的话语像是在贬低祝火教的教徒,可是这群教徒却都笑出声来,并没有显得多生气。

    众人又走了许久,前方的山路也变得越来越迷幻,甚至有许多看起来像是“道路”的地方,祝火教的教徒却提醒众人千万不要踏入,否则只会万劫不复……

    那祝火教的领队对着众人说道:前面再过不远,就是我们的中转站了。到时候你们把货物卸下,就可以原路返回了。现在是特殊时刻,只要你们放够了胆子挣大钱,我们祝火教绝对不会亏待了你们的。

    那老汉显得十分满意,急忙又对着祝火教的教徒们吹捧了一番。

    可是少师堂的几人却一脸的嫌弃,心中暗骂这个老汉居然会与祝火教的人为伍,甚至隐隐担心这老汉可能会在半路出卖自己。

    白长飞偷偷对着自己人使了一个手势,让大家都尽量靠在一起,准备随时应付各种意外。

    然而凌云却不为所动,他觉得这老汉并非表面

    上那种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与祝火教做生意一定是有着他自己的理由。

    前方远远可以看到一个用紫竹围簇而成的山寨,应该就是祝火教的中转站了。

    可是从那紫竹的山寨之中,突然就走出了一批人马。几个凶神恶煞的祝火教教徒,正牵引着一队面色惊恐、哭哭啼啼的孩子们,似乎准备将他们给带往某个地方去。那些孩子们的手脚都被绳子所捆着,而且连成了一线,他们面黄肌瘦、神情都带着一丝病态,表情更是说不出的惊恐。

    负责运送货物的人群见状,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诧异。

    那领头老汉急忙对祝火教的头领问道:你们为何要捆着这群孩子,又准备将他们送到哪里去?

    那祝火教的头领冷冷笑道:这群孩子都是鉴定为“不合格”的垃圾,至于我们会将他们送去哪里,就不是你们应该操心的事情了。

    押运队伍的人都已经冒出了冷汗,他们心中隐隐觉得不妙,明白这群孩子是被“淘汰出局”的弃子。

    凌云心中焦急不已,他急忙来到了白长飞的身旁,在他的耳畔轻声道:白长飞,这群孩子可能会被他们给杀掉,我们还是赶紧想办法救救他们吧!

    白长飞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对着凌云小声回道:据说祝火教的教徒会事先灌注魔血、用来检验这些孩子是否能承受得住魔血的威力。这帮孩子每个人都面容憔悴,看起来应该都已经中了血毒。就算我们现在救下了他们,如果没有解药的话,是根本没法拯救他们的性命的。为了找出祝火教的基地、拯救其他更多的孩子,我们只能放弃这些孩子,绝对不能胡乱插手这件事!

    凌云怒火中烧,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对着白长飞低沉道:什么“救下了他们、根本无法拯救他们的性命”,我看你只是不想作为罢了!如果你不愿意插手的话,那我就一个人去救下他们!

    凌云心中虽然知道自己的行为极不理智,可是他不愿意就放任这批孩子去送死。

    然而还没等到凌云出手,那带领着凌云来到此地的村民突然就拉住了凌云,示意他不要冲动。

    领头的老汉突然“哎呦哎呦”的哀嚎了起来。

    祝火教众人见状,急忙上前扶起那老汉,对着他问道:老头,你这是怎么了?

    老汉一脸惊恐,对着祝火教的教徒们问道:我、我怎么觉得自己的肚子这么痛?……难到你们恩将仇报,想要吞下我的这批货,所以早就给我下毒了吗?

    祝火教的教徒头领呵呵笑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我们想吞下你们这批货,大可不必这么晚才动手。

    老汉又愕然道:难到是因为森林里的那些毒瘴?……我该不会是不小心吸入了

    那些毒气了吧?

    头领又解释道:那些毒瘴如果只是轻微接触,顶多只会头晕几天而已,根本就不会出现肚子痛的症状。该不会……是你老头早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老汉恍然大悟道:我就说嘛……难到是我早上吃的那个发霉的馒头?……哎呦喂,我肚子好痛,得赶紧下山找个大夫……

    那头领无奈笑道:可若是你先走了,这批货物要怎么办呢?

    老汉显得十分的痛苦,急忙说道:你就让我手下这批人帮你们卸货吧。反正他们也认得回去的路了,根本不必我老头再来指挥了。

    头领无可奈何,只好勉强同意。

    老汉指了指自己的侄儿、又指了指凌云,对着祝火教的教徒们说道:我让我侄儿、还有我的护卫送我回去就行了,其他人就暂时任由你们差遣。不行了……我快要死了……侄儿、二愣子,你们快去取回自己防身的兵刃,我们得快点下山去了。

    那村民应了一声,就领着凌云从最后面的马车里取出了自己的武器。

    祝火教的教徒们一阵惊奇,又问道:没想到你们居然还带着兵刃来?难到就这么不信任我们吗?

    老汉呵呵笑道:人人都说你们祝火教是可怕的魔头,我老头子第一次和你们做生意,自然是得防备着点儿了。怎么样,我这护卫一个人带着三把兵器,看起来就很厉害,是不是?

    凌云流着冷汗,没想到这老汉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调侃自己。

    祝火教的教徒们也是哈哈一笑,道:一个人厉不厉害,可不是看他带了多少把兵器。我看你这护卫根本就是个外行吧,不明白简装才能灵动的道理。你老头该不会是被他给骗了吧?

    凌云的冷汗流得更多了,他心中暗道:老子厉不厉害,到时候你们不就知道了!

    老汉带着他的侄儿还有凌云,一路哀嚎地就往山下走去。那群祝火教的人也没有为难他们,便指挥着其他的工人继续前进。

    一个少师堂的成员在白长飞的耳畔问道:白公子,凌公子就这么离开了,我们要如何行事?

    白长飞悄声道:咱们只能见机行事了。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出祝火教总坛的位置,然后通知山下我方的主力人马。姓凌的小子不顾大局、自以为是,咱们不必顾虑他的生死,只管执行自己的任务即可。

    其他的少师堂成员心中都是一凉,暗暗担心起凌云的安危。江凌燕的脸色更是难看,她害怕即使己方找到了祝火教总坛的位置,可若是回到山下之后,自己又要如何向傅轻烟交待凌云的去向……

    ×××

    凌云自然明白那老汉是在装病,目的就是让自己可以抽身去拯救那些孩子。

    凌云几人离开了车队之后,他

    便赶忙对着另外两人说道:多谢两位的帮助,接下来我要一个人去追踪那批孩子的去向,你们就赶快下山去吧。

    然而那老汉和村民却都哈哈一笑,道:这位公子,你想要一个人去救那些孩子吗?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我们决定和你一起行动。

    凌云疑虑道:可是……你们只是两个普通人,而对方是十恶不赦的祝火教教徒……

    两人又笑呵呵地回道:公子不必担忧,我们虽然武功不厉害,可是逃跑都是一流的。而且有我们帮你吸引火力,你才能拯救更多的孩子,不是吗?

    凌云一想,觉得也是,便又谢过了这两个人,就继续追踪那些孩子们的动向。

    因为孩子们的行动缓慢,他们只追踪了片刻时间,就已经看到了那些孩子们的身影。

    凌云几人不敢太过靠近,就在一旁的密林之中小心翼翼地前行着。不时有紫色的瘴气从森林内飘来,凌云一闻到那带着恶臭的瘴气,顿时就觉得脑袋一阵昏沉,差一点儿晕了过去。

    凌云心中暗道:早知道我就再拿一个防毒的面罩了,实在是太失算了。

    那村民见凌云一阵头晕,便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厚厚的毛巾,就递给了凌云,让他用来捂住自己的口鼻。

    凌云担心道:你把这个给了我,你自己要怎么办呢?

    那村民回道:公子不必担心,我有这个——

    说着,那村民就从领口下掏出了一个黑色的面罩,看起来就像是小偷夜里会用到的东西一样。

    那老汉同村民一样,也顺手就掏出了一个黑色的面罩,套在了自己的嘴上。

    凌云突然怀疑起这两个人的身份,他小心翼翼地对他们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身下还藏着夜行所用的衣物?

    那两人哈哈笑道:实不相瞒,我们两人就是贪财的蟊贼。我们爷儿俩听说祝火教内资产丰厚,本想要查出祝火教的地址之后,再好好地偷些值钱的东西出来……未料到这帮祝火教的人居然会干出这种泯灭人性之事,所以我们才想要帮助公子,一起救援那些可怜的孩子们。

    听到两人这番回答,凌云半信半疑,不过他总觉得这两个人没有理由欺骗自己,便决定继续和他们一同行动。

    凌云用村民送给自己的毛巾包住了口鼻,那村民的毛巾上并没有异味,反而还带着某种清香,让凌云对这村民大为改观,惊讶于他居然是个爱干净的“好小偷”。

    三个人以周围的密林为掩护,终于追上了那群押运孩子们的祝火教队伍。

    这支队伍由六个祝火教的教徒,押运着大约三十个孩子,正向着某个目的地而去。

    一些孩子因为承受不了密林间透来的瘴气,显得有些昏昏欲坠,却被那

    些押运的教徒以皮鞭抽醒,便又哭哭啼啼地向着前方前进。

    凌云心头不忍,正想要立刻出手。可是那老汉却伸手拉住了凌云,对着他低声道:这个地方实在太过空旷,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适合下手的地方,才好出手行动……

    凌云按耐下心头的怒火,郑重地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段时间,押运的教徒们将孩子们赶向了密林之中。而在那片透着诡异气息的密林之中,凌云隐隐觉察到了一股不祥之气,似乎前方是一片透露着死亡气息的埋骨场。

    凌云与那老头和村民相互对视,他们都点了点头,决定在前方的密林之中动手。

    这三人的速度犹如闪跃的灵猴,瞬间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凌云暗暗惊叹,原来这两个人居然深藏了这般灵动的身法。

    他们呈现三角之势,隐藏在附近的大树之上,静静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一阵哭啼声传来,那群孩子们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更是放声哭号了起来。

    祝火教的教徒们一阵谩骂,皮鞭也抽得更加凶猛了,在那些孩子的身上留下了无数的血印。

    凌云心中的怒火已逼近临界点,他从未如此痛恨过别人,可现在只觉得眼下这帮祝火教的教徒们都是罪该万死之辈。

    终于,祝火教的押运队伍进入了凌云三人的包围网中。

    凌云不知道老汉与村民的武功底细,他便率先发难,就从天而降、以手中的刀剑乱舞砍向了身下的祝火教教徒。

    一个祝火教教徒一时不备,便被凌云用刀剑砍断了手臂。他惨叫一声,急忙用另一只手拔出了武器,就向着凌云劈砍而来。

    而另一个祝火教的教徒则机敏避开了凌云的偷袭,他大喝一声,便向着凌云反攻了过来。

    那藏在树上的老汉与村民也跳了出来,就以双掌向其他祝火教的教徒攻了过去。

    现场一片混乱,孩子们更是发出了惊恐的哭声。然而因为他们都被绑在了一起,一动就牵引着其他的人,瞬间都摔挤成了一团。

    凌云忧心这帮孩子的安危,知道自己绝不能拖延太久的时间,手下的动作也变得更快、更无情了。

    刀剑闪过,那断手的祝火教教徒就被凌云一剑封喉,而另一个祝火教的教徒也被凌云一刀砍倒在地。

    凌云赶忙提着武器去支援那老汉和村民,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干净利落的动作,瞬间就让另外四个祝火教教徒也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一个祝火教的教徒被凌云给一刀刺中腹部,此刻肠子流了一地,看起来也活不成了,正在地上痛苦地哀嚎着。

    凌云本是为了救援那些孩子,所以下手才重了一些。他也不愿见这教徒再多受折磨,便一剑刺入了他的胸口,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

    转眼之间,凌云便击杀

    、击倒了六位祝火教的教徒。他本不是一个凶残的人,可是这个时刻已不容他再多做考虑,而他的心境也突然变得明静如水,再没有了之前杀人后的懊悔与惊恐。

    老汉、村民见到凌云无比平静的神情,知道这是一个高手应该有的风范,忍不住都对他改观了不少。

    可就在一瞬之间,一个受伤倒地的祝火教教徒,突然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一把搂起了两个孩子,就用手中的长刀架在这两个孩子的脖子前,对着凌云等人怒声道:你、你们别过来!再过来的话,我就杀了这些孩子!

    凌云的双目之中似乎能喷出火来,他的心中甚至开始后悔了起来,觉得自己还是太过仁慈,没有彻底“解决”这帮凶残的恶徒!

    (本章完)( 凌驾青云 http://www.69shuw.com/7_7180/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