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凌驾青云 > 第十三章 西域抢亲_重逢的喜宴
    几个老友相聚,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

    于是,凌云便卷起袖子,冲到了几个酒鬼的身旁,端起酒桌上的酒坛,“吨吨吨吨”地就干了起来!

    一旁围观的人群全都看傻了眼,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来一个酒鬼。

    花萌、步知路、陆冰心三人也不客气,全都端起自己的酒碗、酒坛,与凌云互相对吹、牛饮起来。几人干完了这庆祝相逢的酒,全都哈哈大笑,也顾不得擦去嘴角溅出的酒水。

    凌云见到了这几位老友,连忙问道:不知你们为何会出现在静安城内?难道是为了找我吗?

    花萌点了点头,道:没错!你知道我们几人有多担心你的安危吗?

    凌云不明所以,一旁的步知路向凌云解释道:自从少师堂攻陷了祝火教之后,因为你突然消失了踪影,江湖上一直在传言“至尊少侠”凌云在那一役中已经战死。我们几人在得到消息之后,便立刻赶到了少师堂,想要探查出你的下落。

    陆冰心继续道:自我们来到了少师堂的总部少书斋之后,受到了少师堂堂主段浮沉的热情接待。虽然段公子告诉我们,你并未战死在祝火教,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暂时失踪。但是我们还是不放心,便留在了静安城内,希望可以等到你的归来。

    花萌上前搂住了凌云的肩膀,哈哈笑道:如今能亲眼见到你还是这般活蹦乱跳,我们几兄弟也总算是放心了。

    凌云的心中十分感动,便邀请几个好友入座,道:多谢几位兄弟的关心,凌云幸得老天保佑,才能脱离这一次的劫难,与几位好友再度相逢。啥也别说了,咱们今日不醉不归,喝个痛快!

    三个酒鬼自然一阵应声,凌云心情大悦,又对着其他围观的客人们说道:今日诸位的酒钱我请了,请大家一起分享我们兄弟重逢的喜悦!

    其他宾客们一阵欢呼,不断有人向凌云几人道谢。

    只有花萌略带不满,道:凌兄,我才刚赢了别人,你怎么把他请我的酒钱也一并揽在了自己的头上?这不是让我连一点儿胜利的喜悦都没有了么!

    凌云哈哈笑道:那么你就尽力来灌醉吧!有什么能比灌醉老友更让人高兴的事情呢?

    四人又是一阵大笑,便开始互相给对方灌酒。

    几轮拼酒过后,即便是身具“炼酒诀”的功法,凌云还是觉得有些醉意朦胧。

    三个酒鬼向凌云问起了这几个月他所发生的事情,对于这几个酒鬼,凌云自然是毫无保留,便将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告诉给了他们,包括自己到裳月崖求医、与莫微然的感情、甚至还有十二怪与薛家的惨案……

    三个酒鬼闻言之后,心情都有一些沉重,他们安慰了凌云几句,让凌云不要背负太大的心理负担。凌云

    觉得将自己的心事诉说之后,心情顿时畅快了许多,几个酒友便又是一轮劝酒,希望凌云能够以酒忘忧。

    酒鬼们与凌云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凌云甚至都开始数不清眼前到底有几个酒杯。

    陆冰心勉强压制住体内的酒力,对着凌云问道:凌兄,你这一次回到少师堂之后,今后有什么打算?是要继续在少师堂内做事,还是换个心情、与我们一起去江湖上游历一番?

    花萌已经醉得抱起了步知路的小腿,就哈哈笑道:陆兄的这个主意不错,凌兄……你不如和我们出去散散心吧……隔~

    步知路不停的尥着蹶子,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花萌的纠缠,只得叹息道:凌兄,你还是快点答应吧,否则这只“醉花猫”说不定就要啃我的脚了……

    凌云捂着脑袋,昏昏沉沉地回道:虽然我很想答应,但是……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马上去做……

    还未等凌云说完,梦酬居的大门外走来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

    那女子听闻了小二的一番说辞,便立刻走到了凌云和三个酒鬼的桌前,对着凌云施礼道:原来是凌公子回到了少师堂,请恕小女子未能远迎。您为何不早些通知我们您要回来,也好让小女子为您布置一个欢迎的晚宴呀!

    凌云抬起迷蒙的醉眼,认清了眼前的女子正是梦酬居的女掌柜郑袖清。

    凌云先是和女郑袖清客套了一番,然而对面三个酒鬼却不满道:郑小姐,为何你今日这么晚才来到酒楼?是不是天天看到我们这三张老脸,已经有些厌烦了?郑小姐应该是有要事在忙吧?

    郑袖清无奈笑道:并非小女子嫌弃你们几人,正如陆公子所言,小女子今日确实有要事在身,所以才会忙碌到了现在。

    花萌在这段时间已经与郑袖清混熟了,他抛开了步知路的腿,一把搂住郑袖清的胳膊,笑呵呵道:郑小姐,你到底在忙碌些什么事情,会比陪我们喝酒还要重要?

    郑袖清望了一眼凌云,本来已经到口的话,竟然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她神情闪烁,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件事……反正他们马上就要来了,不如就让他们自己来向你们说明吧……我要先去后面做一些准备,你们也最好少喝一些,免得到时候又醉到不省人事了。

    在郑袖清离开之后,凌云与三个酒鬼的心中都是一阵好奇,他们各自放下了手中的酒具,开始猜测起今日梦酬居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大事。

    众人的好奇并未持续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串鞭炮的声响,让酒楼内的气氛变得更为热闹。

    花萌醉醺醺道:都这个时节了,怎么还会有人放鞭炮?难道是有人家在办喜事?

    在炮竹的味道中,

    白长飞意气风发地走进了梦酬居的大门,又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诸位请随我来,我已经在梦酬居的雅间内布置好了酒菜,马上就可以开始宴会了。

    随着白长飞而来的,是银家的三姐弟银霜、银雪、银子痕,后面则是江凌燕、傅轻烟、朱继焕、冯素君、严安仁等少师堂内有头有脸的青年才俊,一众人看起来声势浩大、十分热闹。

    银家的小弟银子痕第一个看到了凌云,他高兴得跳了起来,几乎是飞一般地就来到了凌云的身旁,对着凌云喊道:凌兄,原来你真的没死!

    一席话,顿时让后方热闹的人群全都呆愣在了原地。

    凌云见到了自己在少师堂的各位同僚,连忙支撑起醉意朦胧的身躯,对着众人施礼道:在下失踪的这段时间,让少师堂的各位同僚们担心了。

    少师堂内大部分人都是惊喜不已,唯有傅轻烟先是一阵欣喜,随后却是面色惨白,竟然不敢上前与凌云相认。

    凌云发现自己回到少师堂的消息,白长飞竟然没有通知给其他人,心中不禁十分奇怪。

    白长飞暗啧了一声,似乎在怪凌云出现的不是时候。

    凌云与少师堂众人寒暄了一番,又对着众人问道:各位如此热闹,到底是想要来梦酬居内举行什么宴会?

    白长飞冷笑了一声,突然就搂住了傅轻烟的肩膀,对着凌云坏笑道:原来凌公子还不知道呀……因为不久前,我已和轻烟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之下订婚了!今日众人前来,自然是为了我们的订婚而庆祝的……

    凌云感觉犹如晴天霹雳,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他眼神望向了傅轻烟,希望从傅轻烟的眼中得到答案。

    傅轻烟神情飘忽,似乎不愿意回答,可是她的眼眶之中已经闪烁起了泪花。

    白长飞见傅轻烟的这番态度,虽然心中十分不满,却故意对着凌云说道:凌兄,难道你不想要祝福我们这对新人吗?

    凌云有些朦圈,只得喃喃道:那……那就恭喜你们了……

    银霜、银雪、江凌燕几女围靠在一起,已经开始在小圈子里八卦了起来,她们都知道傅轻烟与凌云之间的感情要比白长飞更为亲密,然而却在此时出现了这种狗血的场面,不禁让她们的八卦之心燃烧了起来。

    身处修罗场之中的傅轻烟眼眶通红,却咬着嘴唇不愿意哭出来。

    凌云觉得傅轻烟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便突然转起了一个笑脸,就对着众人说道:今日是你们订婚的大好日子,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希望白兄不要见怪。我就不妨碍各位了,你们请自便吧。

    凌云本想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与几个酒鬼朋友喝酒。

    但是白长飞见凌云“主动认输”,心底升起一

    丝“打败了对手”的快感,便又笑呵呵地对凌云说道:噫~凌兄,你这样就太见外了!既然你也是我们少师堂的一员,自然应该给我白某一个面子,一起去参加我们的订婚宴席了!

    凌云心中十分不爽,却也不想让其他少师堂的成员难堪,只得说道:不好意思,我与几位老友久未相逢,只怕无法参与这一次的……

    然而凌云话还未说完,花萌就已经飞身挡在了凌云的身前,对着白长飞笑道:不知你们少师堂的订婚宴席,我们几个酒鬼能否参与呢?

    白长飞笑呵呵道:几位都是江湖上有名的青年侠客,你们想要参与我白长飞的订婚宴席,我自然十分的欢迎!

    花萌便拉起凌云的胳膊,笑道:那还说什么?咱们就一起来参加这场宴会吧,毕竟人多一些才热闹!

    凌云的心情十分复杂,却也不想拂了花萌的兴致,便满怀心事地加入了欢庆的人群之中。

    一旁的步知路和陆冰心不住摇头,暗叹花萌太过单纯,没有看出凌云与白长飞、傅轻烟之间复杂的三角关系。

    ×××

    梦酬居的贵宾雅间之内,少师堂众人与三个酒鬼都已经入座。

    身为这次宴会的主角,白长飞与傅轻烟自然坐在了主席位上,而凌云和三酒鬼则坐在与他们最远的客席上。

    酒菜不断上场,郑袖清也从后台而来,就为众人介绍起了今天宴会的菜色。原来她在准备的要事,正是为了今天这一场欢庆订婚的宴会。

    宴会之上,诸位宾客推杯换盏,可唯有身为准新娘的傅轻烟低头不语,似乎并不怎么开心。

    凌云虽然想要问清她嫁给白长飞的理由,但是身旁少师堂的好友都在询问他失踪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凌云只好简单地将自己失踪后发生的事件说明了一下,但是却隐藏了自己在裳月崖和薛家逃亡事件中的故事。

    酒过一轮,菜过五味,宴会的氛围也开始逐渐高涨了起来。

    众人纷纷怂恿准新郎、准新娘诉说他们“相识”、“相恋”的故事,白长飞也就厚着脸皮,不断吹嘘着自己对待傅轻烟是如何的体贴用心、关怀备至。

    等到傅轻烟发言时,她红着眼睛,经历了一番心理的挣扎,才站起身来,对着众人说道:轻烟感谢各位的赏光,来到这一次的宴席……家父经商失败,资金周转困难,多亏了白大哥及伯父的仗义支援,才让家父得以疏通。后来双方二老合计,才决定了这一门亲事……自从祝火教一役之后,轻烟以为凌公子已经毒发身亡,白大哥虽然英勇负伤,却每天都来安慰和照顾我……所以我才……

    傅轻烟的话像是一番告白,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她这番话语是说给凌云一个人听的。

    白长飞心头升起无名的

    怒火,然而在场这么多人,他也不好直接发飙,便站起身来,对着众人说道:就让我们这对新婚夫妻,为诸位敬一杯酒吧!

    凌云的心头思绪万千,却也不得不站起身来,准备接受这杯苦酒。

    花萌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呵呵笑道:白公子,你们今日好像只是订婚的宴会吧,怎么这么快就以“夫妻”来相称了?

    步知路也冷笑道:傅小姐如此佳人,白兄不想让他人掠美,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然而你通过这些所谓的“付出”,来道德绑架一个女子,只怕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出的行为吧?

    白长飞怒声一喝,道:你们这几个酒鬼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来故意捣乱的吗?

    房内的众人一阵沉默,大家的表情都十分尴尬。

    凌云赶忙让自己的几个酒鬼朋友坐下,可是花萌却提着酒杯来到了白长飞的身旁,笑呵呵道:白兄莫要生气,我相信白兄是真心喜欢这位傅轻烟小姐的。只不过你的所作所为,并不能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信服……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是一个男人的话,我们这几个酒鬼才能心悦诚服地祝福你们的婚事!

    白长飞疑惑道:你要我如何证明呢?

    花萌举起手中的酒杯,坏笑道:当然是用这个了!

    白长飞怒哼了一声,道:好,我就以酒量来与诸位较量一下,让你们看看我白长飞——到底是不是男人!

    ×××

    很显然,在比酒量这个环节上,白长飞根本就不是那三个酒鬼的对手。

    此刻,白长飞已经醉倒在桌子底下,不断喃喃呓语着:我、我还能喝……谁都不许看不起我……让我喝给你们看!……呕~

    眼见白长飞已经吐了出来,傅轻烟、郑袖清急忙扶起白长飞,将他抬出了雅间之外。

    陆冰心见状,突然也干呕了一声,对凌云说道:凌兄,我身体似乎也有一些不舒服,请你扶我去外面透透气好吗?

    凌云心中有一些奇怪,他自己的炼酒诀便是陆冰心教给他的,按道理来说——陆冰心应该不可能这么容易醉倒才对。

    凌云赶忙扶起陆冰心,他见花萌和步知路又与其他少师堂的成员拼起酒来,也不再打搅他们的兴致,就将陆冰心给扶出了屋外。

    郑袖清见凌云带着醉酒的陆冰心走出了雅间,便对凌云说道:凌公子,你的朋友也醉倒了吗?不如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也正想将白公子送去客房内休息。

    凌云点了点头,便扶着陆冰心,尾随着傅轻烟、郑袖清,就来到了酒楼的客房。

    见郑袖清将白长飞带入了客房,凌云也将陆冰心带到了隔壁的房间。

    可是在将陆冰心抬上床之后,陆冰心却突然微微一笑,就对着凌云使了一个眼色。

    凌云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陆冰心的意思。原来陆冰心故意装作醉酒,是希望让自己找个机会与傅轻烟单独相处,可以解释两人之间的误会。

    陆冰心又对着门外喊道:哎呀,我好难受……郑小姐,可以请你为我泡一杯茶吗?

    郑袖清满口答应,便立刻去厨房取了一杯茶。

    陆冰心将凌云赶出房门,又故意将郑袖清留在了自己的房内。

    而在屋外,此刻只剩下了满脸尴尬的凌云和傅轻烟两人。

    (本章完)( 凌驾青云 http://www.69shuw.com/7_7180/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