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凌驾青云 > 第十三章 西域抢亲_生死混战
    剑英平时说话的语调冷静而阴沉,再加上有黑纱遮面,所以才未让凌云几人发现她竟是一个女子。

    在得知剑英其实是一个女人之后,花萌的内心还是有一点心虚的,毕竟自己曾失礼在前,所以才有可能被这面露不悦的女子所记恨。

    剑英见花萌的流火棍十分奇特,竟是三截短棍相连,不免好奇地问道:三节棍么?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奇门兵器。

    花萌微微一笑,道:三节棍在我们中原并不是什么奇门兵器,只不过我的流火棍可不是单纯的三节棍!

    花萌扭转了一下流火棍接口处的机关,三截短棍便立刻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条完整的漆黑长棍。

    花萌坏笑道:怎么样,我这流火棍是不是又粗、又长、又黑、又硬?

    剑英冷眉怒视,冷声道:我马上就会折断你的“棍子”,让你再也不能炫耀你的“黑又硬”!

    花萌下体一凉,然而剑英身形一跃,已经飞身冲向了花萌。

    花萌提起手中长棍,挡下了剑英凌厉的第一招。

    才不过是第一招,花萌就觉得虎口一震,浑身的骨头似乎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冲击。

    剑英借助着力道的冲击,身体并未落地,反而在半空中接连挥出了十招剑式。

    花萌心下惊觉不妙,顿时发现这位名唤“剑英”的女子实力之强——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花萌撩起手中长棍,不断挡下剑英在空中的剑式。他手腕一阵酸痛,脸上的表情更是龇牙咧嘴、显得十分狼狈。

    等到挡下了剑英所有的剑招之后,剑英作势退去,然而花萌却已经痛得捂着自己的手腕,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忍不住哀叹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力气会这么大?

    剑英冷声回道: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不中用?以为提着一根黑又硬的棍子,就可以调戏所有的女人了吗?

    花萌流着冷汗,无奈道:大姐,我不过是和你开了一个玩笑,你不至于记恨到现在吧?

    然而花萌小觑了女子记恨的本事,剑英怒眉一挑,又再度攻了上来。

    花萌的内伤尚未痊愈,只得提起流火棍,拼命地抵挡着剑英疯狂的攻势。

    剑英的剑法与内功基础,完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难怪她能成为西域的“不败战神”紫髯侯的左右手。

    花萌心下暗道吃亏,总觉得自己可能挑选了一个最难对付的对手,他胜了也只是赢了一个“女人”,若是败了——今后只怕要被朋友们嘲笑一辈子,怎么都不划算。

    心念至此,花萌已决定不再留手。他强行运转起体内的功法,一股磅礴热烈的气息便从他的体内窜出,流转在他的身上。

    剑英感受到一股焦灼热力扑面而来,心下不免一惊,便急忙撤身而去,静待花萌发招

    。

    花萌舞起手中的流火长棍,随着他速度的加快,流火棍的两端居然冒出了点点火星,仿佛是被灼热的热力给烧着了一般。

    剑英惊奇不已,却并未放松警惕。她也运转起自己体内的功法,手中长剑更是寒光一凛,就向着花萌的正面袭去。

    长剑与长棍在空中相会,两把兵刃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剑英感觉自己受到了一股灼热气息的侵袭,体内的内息顿时一阵紊乱,胸口更是气郁难解。

    花萌同样受到了剑英剑气的冲击,他发觉剑英不仅身法奇快,就连内功底蕴也是十分深厚,想必紫髯侯对她更是教导有加。

    两人各自受伤后撤,急忙运转内功来驱散对方的内息。

    剑英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的欣赏,却还是声音冷淡道:没想到你竟是深藏不露……很好,这样我便更有了杀你的价值!

    剑英神色一转,目光已由“冷静”转变成了“冷酷”,她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银蛇,已将花萌当作了自己的猎物。

    花萌心下一惊,感觉到了剑英气势上的变化。他不顾体内内伤的复发,再度运用起了流火棍法,不断地击退剑英凌厉可怕的攻势。

    在比拼内功这一方面,花萌的“流火功法”明显比剑英的功法更胜一筹,可是他因为之前与阿史那的对决,已经身负内伤,而且剑英面对着花萌这样一位年少成名的少侠,竟然完全没有任何的怯懦,出手皆是你死我亡的绝杀之招。花萌每挡下剑英的一招,都感觉背后冷汗直冒,暗叹自己与她并无什么“杀父之仇”,为何剑英每一招都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呢?

    随之战斗的进行,花萌的内伤再度加剧,流火棍上的火花也逐渐衰弱。他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胸口的气息再度受阻,身形也逐渐慢了下来。

    剑英知道机会已至,手中长剑更是毫不留情,就向着花萌猛攻而来。

    望着漫天的剑雨,花萌无奈叹息道:完了……我真不应该得罪一个女人……

    ×××

    同样正与女人作战的步知路,情况就比花萌要好上了许多,至少不是被自己的对手给吊打。

    巴琴手持一把软蛇鞭,她见步知路并未带着武器,便疑惑道:你要空手与我作战吗?

    步知路微笑回道:在下擅长拳脚功夫,所以平时并不带武器,并非是小觑了姑娘的实力。若是姑娘觉得自己占了兵器上的优势、有些胜之不武,不如在出手时稍微轻一点,让在下输掉后不至于太过失份……

    巴琴呵呵一笑,道:公子的嘴巴跟抹了蜜一样甜,平时一定哄骗了不少姑娘吧?

    步知路哈哈笑道:正好相反,我平日都与几位酒鬼兄弟为伴,能遇到像姑娘这么美的女子,实在是荣幸之至!

    两人一句句地聊

    骚着,让观战台上的哈莫王子露出了不满的神情,他对巴琴怒声道:巴琴,你要和自己的敌人鬼扯到什么时候?该不会是见他长得英俊,已经让你春心荡漾了吧?

    巴琴吓得面色惨白,急忙对哈莫王子告罪道:巴琴知罪了……巴琴的主人只有王子一人,请您见证巴琴的忠心!

    话一说完,巴琴便凝起神色,冷冷望向了步知路。

    步知路轻叹了一声,他本就不愿意与这样一位美人生死相搏,可惜天不遂人愿,为了自己的兄弟们,他只好无奈叹息道:姑娘,你不用客气了,有什么招就尽管使来吧!

    巴琴娇喝一声,手中长鞭已经向步知路袭来。

    步知路眼疾手快,身形更是快如闪电,眨眼之间,他就已经避开了巴琴的长鞭,双掌更是运起了内劲,就向着巴琴的身前袭去。

    巴琴心下一惊,急忙避开了步知路的反击,她轻咬了一下嘴唇,埋怨道:你好狠的心,竟然第一招就使出了全力?

    步知路微笑道:我只希望尽快结束这场无谓的战斗,总好过咱们两败俱伤吧?

    巴琴亦是不再留手,长鞭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向着步知路的身上袭去。

    步知路一个不小心,手臂上已经挨了巴琴一鞭,虽然他努力卸去了长鞭的劲力,可还是在手臂上留下了一条鲜红的血痕。

    步知路发觉这美女的功夫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好,他心下不敢再怠慢,便运起了自己的拳掌绝活,无数掌影如同飞散的落花一般,就向着巴琴袭去。而这一招——正是他从天龙寺的《迦叶心经》中所学习到的“飞花掌”。

    巴琴大吃一惊,身形急忙后撤。可是步知路的身法奇快,就已经追身到了巴琴的身旁。他的掌法绵绵不绝,而且出手奇准,竟然能穿透巴琴长鞭的攻势,直接逼迫到了巴琴的的身侧。

    两人一近身,长鞭的距离优势顿无。巴琴一边闪避着步知路的攻击,一边想要寻找脱身的机会。

    步知路哪里会给巴琴这样的机会,他像是一个死乞白赖的无赖,根本就不肯离开巴琴半步。

    若平时有这样一位英俊潇洒的男子追求自己,巴琴自是欣喜不已。然而她心知这男子只想用手中的功夫来打败自己,哪里还敢有一丝一毫的期盼。

    步知路见巴琴的动作已变得缓慢,他眼神一凛,手中掌法化作指法,已经点向了巴琴身上的几处大穴。

    巴琴来不及反应,身上已中了步知路的三指,顿觉半边的身体失去了知觉,脚步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步知路发觉制胜之机已至,心下一横,更是使出了自己的绝学“开山断岳指”,就向着巴琴胸前的玉堂穴点去。

    步知路这一招并未用尽全力,他只想依靠断岳指的冲击力,令巴琴气竭倒地、失

    去战力。

    谁知巴琴目光一寒,竟然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弯腰动作,就避开了步知路制胜的一击。

    巴琴几乎将腰弯转成了一个圈,她的双手自胯下探出,长鞭由下至上,竟然突袭向了步知路的下颌。

    步知路心下大惊,急忙伸手去挡——

    鲜血飞溅,他的手掌上已现血痕,好在并未让巴琴的长鞭击中自己致命的下颌部位。

    步知路没有在意手掌的疼痛,他反而惊奇于巴琴柔软的体质,疑惑道:你、你把身体扭曲成这样……不要紧吗?

    巴琴缓缓调整回正常的姿势,微笑道:我自幼习练软骨功,这种动作对于我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反倒是你……你的手掌不要紧吗?

    这两人打着打着,竟然又开始互相关系起了对方。

    哈莫王子气得脸色发绿,他怒声道:巴琴,莫要忘了你自己的使命!

    巴琴浑身一个激灵,便急忙摆出了进攻的架势,对着步知路冷声道:休要多言,你还是快点来受死吧!

    步知路无奈摇了摇头,轻叹道:唉……上天连让我怜香惜玉的机会都不给……看来我只能做一个辣手摧花的“坏人”了!

    目光一凛,步知路身上的气势已大不相同,他不顾仍在流血的手掌,身形更是摆出了进攻的架势,誓要将眼前的敌人击倒……

    ×××

    陆冰心并未望着眼前的对手,而是关心地注视着隔壁几人的对战。

    阿史那面露不悦,怒声问道:面对、最强大的、敌人,你还有时间、去关心别人?

    陆冰心赶忙施礼道:抱歉抱歉,在下担心花兄的伤势,所以才会分神。若是阁下仍想要继续战斗,那我只好使出全力来击败你,再去救助自己的朋友们了……

    阿史那顿觉受辱,失声道:你、你认为自己、可以轻松、打败哈莫族、第一勇士吗?

    陆冰心微笑回道:若是阁下在最佳的状态,我或许还要废上一番功夫。可是你之前已经和花兄打过了一场,而且还身负重伤。我若再无法击败对手,岂不是要辜负了那群信任着我的兄弟们了吗?

    阿史那闻言,竟觉得心中怒意顿消,哈哈笑道: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也很信任、自己的朋友……可惜、你未能正视……自己的对手!

    陆冰心一阵疑惑,却只见阿史那来到了擂台之下,又从哈莫王子的身旁取出了一件兵刃——竟是一个看起来沉重无比的双头流星锤。

    这流星锤有两个钉刺锤头,用一道结实的锁链相连。阿史那将那个流星锤绑在了身上,光是听着铁链发出的金属撞击声,就已经让人惊叹于那个流星锤的重量了。

    阿史那晃了晃手中的两个流星锤,空中顿时卷起一道厚重风声,让擂台下的

    观战者们心神一震。

    陆冰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原来之前那一战,你并未使用自己擅长的兵刃……难怪你会说出这番话语,看来阁下是准备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来了?

    阿史那哈哈笑道:这才是、老子的、最强形态!你、中原的小鬼,快来受死吧!

    陆冰心默默点了点头,却并未从腰间拔出自己的佩剑,仍然准备以拳脚的功夫来对付阿史那。

    阿史那惊讶道:你、你是看不起我吗?

    陆冰心摇了摇头,微笑道:我不是看不起阁下,因为你已经受伤,而我不使用兵刃,这样一来——咱们才算是公平的对决。

    阿史那咬了咬牙,怒声道:无须礼让,用尽所有的实力、才算是对武者的、尊重!

    陆冰心双掌作拳,脸上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自信,微笑道:不出剑——不代表我不会尽全力!你应该要更加小心,因为我的拳法……远比我的剑法还要凶残凌厉!

    话一说完,陆冰心已经飞身冲向了阿史那。

    阿史那面色一惊,发觉陆冰心的气势与之前完全不同了。只见陆冰心的双拳中带着某种残狞邪势,仿佛是想要吞噬眼前所有的对手,竟让这位哈莫族的第一勇士落下了冷汗。

    阿史那挥起手中的流星锤,卷起的狂风在陆冰心的耳畔呼啸。

    然而陆冰心面容寒凛,身形更是迅捷无比,就穿过了阿史那流星锤的封锁,已经近身来到了他的身侧。

    双拳一出,阿史那只觉得浑身的骨头像是断裂了一般的疼痛。他巨大的身形被小自己一圈的陆冰心给击飞出去,顿时吐出了一口黑色的浊血。

    阿史那勉强起身,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拳法?

    陆冰心的面容冷静到令人害怕,他冷冷回道:修罗无情,释罪魔业……天龙寺之“释罪拳”!

    阿史那浑身颤抖,一种从未有过的惊悚感觉从他的体内升起。然而他身负“哈莫族第一勇士”的名号,又岂肯在众目睽睽之下,败给一个中原武林的新人?

    阿史那擦掉了嘴边的血迹,哈哈笑道:好一个“释罪拳”,就看今日、是你来“释罪”、还是我来“造业”!

    ×××

    如火如荼的大战在凌云的身侧打响,可是他与刀魅之间,却只是冷目相对,并未立刻开始交战。

    双方都在仔细观察着对方,似乎想要从对方的眼神中确认一些什么。

    好在另外三场对决都精彩无比,擂台下观战的人都未关心凌云和刀魅为何还没有在打。

    然而在所有人之中,唯有紫髯侯的目光——从未从这两人的身上离去。他目光深邃内敛,没有怀疑、没有犹豫,只是默默注视着这两人。

    直至刀光起、剑影落,凌云与刀魅两人不断逼近之时,这一场混乱对决的最高潮,也即将要拉开帷幕!

    (本章完)( 凌驾青云 http://www.69shuw.com/7_7180/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