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凌驾青云 > 第十四章 流星陨落_吃人魔物
    现在正值非常时期,原本常欢镇内最奢华的翠华楼,此刻也变得忙碌而杂乱。

    凌云在翠华楼内的空房间里换了衣服,又在大厅里随便吃了一些东西。

    有不少少师堂的成员刚从救灾的第一线赶回来,也正在大厅里用餐。凌云与他们互相聊了一会儿,得知了常欢镇内外如今的受灾情况。

    常欢镇内的受灾状况因为得到了徐常欢的妥善处理,所以灾情已有所好转。但是这些时日,常欢镇内突然涌入大量的灾民,导致城内的治安变得十分糟糕,发生了不少鸡鸣狗盗的事情。更可怕的是,据说城内还有“吃人”之事发生,只不过死者的创口更像是被野兽所袭,所以更多人相信是城内出现了吃人的怪物。

    凌云闻言之后,亦是十分惊奇,只不过他更担忧的是城外的“河伯作祟”,便准备前去与江凌燕商讨接下来的行动。

    翠华楼之外,以江凌燕、严安仁这些少师堂精英为首,正在指挥着其他少师堂成员进行工作。

    见到凌云休整归来,江凌燕连忙将凌云拉到一旁,对着他悄声问道:凌公子,你听说了城内的“吃人妖怪”了吗?

    凌云点了点头,道:刚才我就听少师堂的成员们提起了,不知道你们有调查过那“吃人妖怪”的状况了吗?

    江凌燕皱着眉头,道:虽然我们也派出了一队人前去查探情况,可是眼下正是用人之时,而且城内又十分混乱。我怀疑那个“吃人妖怪”很可能就是一些土匪所假扮的,为的便是杀人谋财、祸乱人心。

    凌云点了点头,觉得江凌燕的猜测不无道理。

    江凌燕又继续道:倒是你之前提起的“河伯作祟”,我准备亲自动身前去查探。

    凌云有些惊愕,反问道:那城内的指挥该怎么办?“吃人妖怪”的事情又要如何处理呢?

    江凌燕指了指一旁的严安仁,微笑道:有严公子坐镇,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而且他还是六扇门副总捕头的儿子,想必一定能顺藤摸瓜、抓出那些“吃人的妖怪”!

    凌云心下不再多想,就对着江凌燕说道:我要与你一起去调查“河伯作祟”之事!

    江凌燕点头同意,两人做好了准备,便带着一队少师堂的同僚,一起向着城外出发了。

    ×××

    出了城门,凌云与江凌燕等一行人一面打探着河伯的消息,同时也在观察着各处的灾情。

    有着常欢镇居民与少师堂成员的共同努力,城外的山洪已经得到了疏导,大部分人都在进行着善后的工作。

    凌云心下暗叹不已,总觉得若是没有“河伯作祟”之事,少师堂的成员们基本已经摆平了这一次的灾害,而自己更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多余者。

    通过搜集附近灾民的零散信息,凌云等

    人听闻有人在河道的上游曾见识过那“河伯”的出现,一行人便顺着河道前行,向着上游而去。

    虽然洪水已经被治理,然而河道里的河水却是混浊不清,充满了泥沙。

    凌云想起不久前为了救一个孩子,自己就跌入了这样的泥水之中,登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只希望这一次不要再弄脏自己的衣服了。

    前行许久,前方的河道上出现了许多的船只。

    凌云心下奇怪,忍不住对身旁人问道:这条河里不是传言有河伯存在吗?为何这帮人还敢在河面上行船,难道不怕死么?

    江凌燕也觉得奇怪,便带队上前询问,想要得知那些船家行船的理由。

    等少师堂众人走进之后,才发现那些船只似乎都已被加固,船身外围布置了许多的钉刺和铁板,而船上的船员也都是“全副武装”,鱼叉、弓箭、长矛什么的一应俱全。

    不用猜想,凌云也知道这群人为何出现在此地了。

    江凌燕对着那群船家们喊道:诸位乡亲,你们这番打扮,难道是在猎捕那个“河伯”吗?

    一个船家闻言,吓得面色惨白,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江凌燕正在奇怪,那船家却在撑船而来,直到靠近岸边时,这才小声对着少师堂的人说道:你们不要命了,敢喊得如此大声?!我们鼓动了好久,才召集来了这一队船员,想要趁河伯不注意、将它给杀死!若是你们惊扰了河伯,只怕我们这一队船员都要死在这个地方了!

    凌云一阵冷汗,心下暗道:你们既然是来猎捕河伯的,却又害怕惊扰到它,简直就是自相矛盾嘛……

    江凌燕却是皱着眉头,问道:那个河伯真有这般可怕?

    那船家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天来,附近的船家都在忙着赈灾、救人,然而却不断传来有船家失踪的消息。后来有人曾亲眼目睹,一个巨大的怪物突然出现在泥流之中,瞬间就卷走了满满一船的人,所以大伙儿才会传出“河伯作祟”的事情出来。

    凌云紧锁眉头,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曾与三个酒鬼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那一次他们所遇到的是一条“湖中大鱼”,几人拼尽全力才杀掉了那只怪物。

    该不会——常欢镇外也出现了类似的怪物?凌云心下闪过这样的念头,眉目间的担忧也更加明显了。

    江凌燕思索片刻之后,便对那船家说道:各位乡亲,我们几人是少师堂的成员,负责来调查这次“河伯作祟”之事。如果你们害怕的话,可以将这几艘船借给我们,让我们代替你们来猎杀那所谓的“河伯”!

    船家们闻言,全都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便纷纷将船只停靠到了岸边,准备将这个“烫手山芋”交给少师堂的成员们来处理。

    凌云发现这

    些船只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加固,但依然只是民用的小渔船和货船罢了,若是那“河伯”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只怕这几艘渔船根本经不起那只怪物的摧残。

    凌云建议用铁锁将渔船链接在一起,这样即便有船只被河伯卷走,至少落水的成员还可以依靠铁链回到其他船只上,增加众人生还的可能。

    少师堂的成员们便依照凌云所言,找来了一些绳索与铁链,就将那些渔船给固定到了一起。

    可真到了要下水的时刻,还是有不少人露出了惊恐的神情,暗叹这一趟前途将会凶险万分。

    船只下水之后,凌云站在船头,默默注视着脚下河水的流动。

    他们在湖面上前行了许久,却仍未见到有任何的异常,而河岸边的景色也换了一茬又一茬。

    烈阳炙晒,凌云与少师堂的成员们擦着热汗,闻着河面所散发出来的土腥味,真可谓是苦不堪言。

    凌云摇了摇头,对着身旁的江凌燕说道:我们这么做,只能算是守株待兔,若是那“河伯”永远不出现,我们就要永远这样等下去么?

    江凌燕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得想点办法“勾引”它出来才行!不知道人的声音能否吸引到它的注意力呢?

    众人将猜想立刻付之于行动,就在河面之上大嚷大叫起来。

    然而这些人鬼叫了半天,河面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众人口干舌燥,放弃了这个天真的想法。

    凌云思索许久,又对着旁人问道:据说那河伯卷走了一船的人,是不是将船上的人当成了食物?

    江凌燕浑身一震,忙问道:你是说——我们或许可以用食物来诱它出现?

    凌云点了点头,道:我们可以去找一些牛羊,将它们的尸体抛入河中,说不定就能诱使那河伯现身!

    然而一旁少师堂成员却摇头道:常欢镇内外发生如此严重的山洪,牛羊牲畜早就已经死绝了,就算有——也只怕进入灾民的肚子里了。

    凌云长叹了一声,暗叹时运不济,居然连个“诱饵”都没法找到。

    然而另一个少师堂的成员却拉了拉凌云的胳膊,指着岸边的一具无名尸骨,道:凌公子,我们是否可以利用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来作为引诱河伯的诱饵?

    凌云大惊失色,道:这、这怎么行呢?他们可都是人呀!

    江凌燕思索片刻,无奈道:可是他们都是无人认领的无名尸,就算我们不利用他们,他们迟早也会被野兽所食、最终化作一堆枯骨。

    凌云长叹一声,只得同意了这个想法。

    众人忍住恶臭,在河岸边搜集了一些无名者的尸骨。他们将这些尸骨丢入河心,便在一旁默默等待“河伯”的动静。

    不消片刻,安静的泥河上突然水波狂涌,翻起

    了一阵巨浪。

    少师堂众人大惊失色,凌云更是大声提醒道:众人扶稳,那只“河伯”可能要出现了!

    果不其然,在一阵翻涌的巨浪中,那些漂浮在河面上的无名尸体,居然都被泥水给卷入了河底,瞬间消失不见了。

    凌云提起注意力,连忙在水面上追踪起那神秘的“河伯”。

    河底突然飘起了一层血水,凌云指着血水所在的地方,对着众人喊道:“河伯”就在那里,大伙儿快点进攻!

    少师堂的众人立刻拿起身旁的武器,顿时无数的弓矢、鱼叉、长矛一齐飞入了水面,袭向了那未知的神秘生物。

    河水翻搅了一层滔天的波浪,也飘荡起了几块残肢断骸。

    少师堂众人扶住身旁的船沿,而这些小渔船因为有铁链相连,才未在滔天的浪潮中覆灭。

    在混浊的河面下,凌云仿佛看到了一个庞大的黑影,他心下骇然,暗叹这巨兽的庞大与可怕。

    知道与其斗力绝不明智,凌云毫不犹豫,便准备发动自己的全力来对付这只巨兽。他见少师堂的成员都未入水,便对着众人喊道:你们扶稳船只,千万不要落水!

    凌云从背后取出了九天青云龙纹剑,又取出了霹雳雷陨剑。

    龙纹剑感受到了凌云的决心,更是发出了一声苍然龙吟。

    真龙之息灌注进了雷陨剑的体内,雷陨剑上散发着阵阵雷光,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

    凌云提起龙纹剑与雷陨剑,他心知这河底的绝非是正常的生物,对它更是毫无怜悯,就举起双剑,怒声道:噬人妖物,吃我一招——“龙吼雷鸣斩”吧!

    凌云跃至半空中,双剑同时挥出,在一阵惊人的龙吼声中,一道雷光自雷陨剑内飞袭而出,就在半空中化作一条愤怒的雷龙。

    雷龙直窜入水,在河底掀起了一层绚丽的雷光。

    少师堂众人虽然都身在船内,却还是能感受到河面上雷光的威力,身体也有一阵“过电”的刺痛感觉,都惊吓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一阵翻涌的巨浪再度袭来,少师堂成员们赶紧抓住船身,不想落入这“雷霆炼狱”之中。

    而凌云也顺势落回船上,默默注视着眼前翻滚的河流。

    等到河面渐渐平息,这片泥流中居然飘散起了一层焦臭的味道,似乎河底那只可怕的“河伯”,已经被凌云那一记“龙吼雷鸣斩”给电焦了。

    少师堂成员们这才从震惊中缓醒过来,他们忍不住拍手叫好,赞叹凌云不愧是“武林盟的至尊少侠”、“少师堂的荣誉成员”、“全村唯一的希望”……

    然而凌云还未得意多久,平静的河面上竟然再起波澜。那庞大而可怕的河伯,好似没有受到刚才那一击的影响,居然又开始“兴风作浪”了起来……

    ×××

    严安

    仁带着一队少师堂的成员,开始调查起了常欢镇内的“吃人妖怪”。

    在最新一起的案发现场,常欢镇的守卫们已经将现场给团团包围,不允许外人进入。唯有当严安仁亮出自己的身份之后,守卫们这才允许他们的通过。

    这里本是一个无人居住的破落小院,因为最近灾民们的涌入,才有一些人将这里作为了临时的避难之所。然而今早醒来,一些灾民们发现院子里居然横立着一个死人,而那死者的胸膛好似被人剖开,里面的心脏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望着一地的血迹,少师堂众人都有一些不忍直视。然而严安仁自小跟随在身为捕头的父亲身旁,已经见识过不少的案发现场,便目不斜视地观察起了这具尸体。

    严安仁发现死者胸口上的伤痕,仿佛是被生生撕裂开来,然而这院子里居住着不少的灾民,却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死者临死时发出的惨叫声,说明这死者在死时——很可能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这件杀人案会是一个武林高手所为吗?严安仁的心底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可是他仔细一想,总觉得一个武林高手没理由会残杀一个无名之人,还夺走了那人的心脏。

    严安仁又用自己的手去比对了一下那死者胸前的伤口,发现伤口处明显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类的手所能造成的。

    严安仁喃喃自语道:难道说……这人真的是被妖怪所杀?而这常欢镇内——也真出现了一个专门吃人的妖怪?

    谜团越来越多,严安仁总觉得事情不会这般简单。

    一旁的灾民们却都面露惊恐,吓得失去了理智,纷纷叫嚷道:真、真有怪物在吃人!我、我不要待在这个鬼地方了,我要出城去!你傻了吗?城外也有河伯作祟,这附近根本就没有安全的地方!这一定是老天爷对我们的惩罚,我们只能乞求老天开恩、绕过我们了……

    望着跪地乞求上苍的灾民们,严安仁只能无奈摇了摇头,他站起身来,对着一旁的少师堂成员以及常欢镇的守卫们说道:这凶手一定会再度现身杀人,诸位还需要多加警惕,提醒镇民们注意安全!

    一场无形之战,已在常欢镇的内外拉开了帷幕。

    (本章完)( 凌驾青云 http://www.69shuw.com/7_7180/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