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清穿之木兰 > 第294章 2罪魁
    钮钴禄芯兰领着人一直把耿格格送到了院门口,她看着耿格格快步走远的身影,脸上和眼里满是担心关心和着急。

    毕竟耿姐姐手上的伤口好像一直都在流血,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看着血肉模糊的一片,让她都有些害怕和心疼。

    可看着耿姐姐脸上的冷然神情,却是像完全感觉不到痛一样,反而一心只想找回那条手链上丢失的东西。

    特别是刚才耿姐姐厉声呵斥试图阻止她的丫鬟时,看着耿姐姐脸上和眼里的那抹寒光与戾气,她看着一瞬间都有些畏惧和胆寒。

    总觉得那时的耿姐姐,和以前她印象中的她,就像是两个人一样,再没有以前的那种温柔和随和,也让她完全体会不出一丝亲近与温暖。

    刚才在屋子里时,她总感觉脑子里突然的一痛后猛然清醒,就像是有一层面纱终于从眼前消失,她恍如有种从梦中醒来的迷糊和晕眩感。

    这会时间长了,她感觉才好了一点,要不然她先前也不会傻呆呆的站在那,看着耿姐姐在地上找东西找了那么久。

    按说这种事叫丫鬟来做不就行了,就算那条手链是耿姐姐的珍视之物,可又哪用得着耿姐姐亲自动手,而且还是在耿姐姐手上有伤的时候。

    钮钴禄芯兰蹙眉想着仍站在院门口不动,直到完全看不到耿格格的身影后,她才被绿乔和香豆劝着转身回了屋。

    木兰见钮钴禄芯兰回了正房后,并没有急于跟上去,而是若有所思的站在院子里,总觉得今日不该让耿格格如此模样的回去。

    耿格格她现在满眼通红,一看就是刚哭过的样子,而且还满手血迹显然伤的不轻。

    她如此状态的从兰院里出去,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看见了,搞不好还会以为是她在兰院里受了什么委屈或是责打和虐待。

    估计那些看见的人,都会猜测耿格格是不是跟钮钴禄芯兰发生了什么争执,或是被兰院里的人给狠狠的欺负了?

    否则又如何解释耿格格今日的事?

    其实哭这个事倒是好解释,毕竟耿格格也只是一个小女子,这受了伤怕痛哭一哭也很正常。

    可关于耿格格“故意”不包扎伤口,就这么哭着继续流着血出了兰院的事,可就有些让人想不通,也说不清了。

    因为如果是耿格格自己不小心受了伤,那她也没必要让伤口就这么不管不顾的继续流着血。

    除非是有人故意不想给她包扎伤口,甚至还恶言赶她出去,才会让耿格格这样可怜和狼狈的离开兰院。

    从这里到耿格格的院子,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这路上不可能不碰见一个丫鬟或是太监。

    可只要被一个人看见了,那估计要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传遍整个四贝勒府。

    本来福晋就看钮钴禄芯兰不顺眼,就算有了贝勒爷的提醒,福晋虽不会主动找钮钴禄芯兰的麻烦,可要是真有把柄自动送上门去。

    木兰才不相信福晋会好心的放过,若是到时候耿格格那里再含糊两句,或是真有意陷害的话,搞不好钮钴禄芯兰到时还真要倒霉。

    还有之前发生的蹊跷事,木兰想着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之前她胸口处那颗玉珠莫名的发热,按说有那个黑布口袋作为遮掩和屏蔽,她应该感觉不到玉珠的异常变化。

    毕竟她曾经带着玉珠在四贝勒跟前测试过,可以确定那个黑布口袋的神奇妙用。

    而刚才她却又感觉到玉珠再次发热,这岂不是说这次玉珠的异变之大,就连那个黑布口袋也屏蔽和阻挡不了。

    还有那个耿格格的那条手链,当时也断的太过巧合了。

    只看耿格格那个疯狂失态的模样,木兰可不相信她之前的说辞,那串手链绝不可能只是她一个长辈留下的遗物。

    木兰想着耿格格进府后,钮钴禄芯兰和她相处时的异常反应,还有对耿格格没来由的亲近喜欢和依赖信任。

    再想着她胸口处的那颗玉珠,木兰就有些怀疑耿格格的那串手链,必然也不是什么平凡之物。

    有可能那串手链对耿格格来说,有着另外的一些用处或是意义,更甚者是一些神奇和特别的能力。

    比如说加强别人对她的好感,再比如说更强大和恐怖的操控人心,木兰想着不由得有些心惊。

    毕竟若只是一串平凡的手链,耿格格刚才也不会那么紧张,竟然还亲自跪在地上去找。

    而且一条手链上的系绳断裂,也绝不可能会让耿格格的手腕受到那样重的伤。

    也许当时屋子里的其她人没有注意,但她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耿格格手腕上的伤口又多又深,看着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近距离爆炸后留下的伤口。

    而后来耿格格找了许久,也只找到了些许的小碎片,显然当时耿格格想找的那个东西已经算是四分五裂了。

    可就算真是块玉石落在地上,这高度也不算高,定不会碎裂的如此细小,几乎可以称为是支离破碎。

    不过,这倒是也符合她之前觉得是有东西近距离爆炸的猜测。

    还有当时耿格格脸上的失望和绝望,她也看得是一清二楚,可见那条手链并不是耿格格真正在意的东西,她真正在意的只是其上挂着的某样饰物。

    把这一连串的事情仔细一想,木兰心里也渐渐有了大概的猜测。

    今日之事,应该是因为当时她的靠近,她身上的玉珠感应到了耿格格身上的那串手链。

    然后那串手链上的能量或是别的东西,显然比不过她身上的那颗玉珠厉害。

    而她的那颗玉珠又很是贪心和强势,就直接如隔空取物一般,把耿格格那串手链上的能量给强行吸收了。

    所以她当时才会感觉到玉珠突然发热,而耿格格那串手链上的某样东西,也才会因为能量极速消失而爆炸开来。

    这说来想去,咋感觉她到成了今日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木兰想着就皱眉转身回了屋,她不亲眼看看那颗玉珠如今怎样了,她还真不放心。

    等木兰仔细的关上屋门,把胸口处的玉珠从小黑布口袋里掏出来一看,她顿时就松了口气,因为这玉珠看着跟以前好像也没什么不同。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细微的变化,好像就是这上面的裂纹似是又少了许多。

    既然玉珠没事,那眼下她还有一件事要问个清楚,木兰想着就把玉珠放回原位,然后打开门准备往正房走去。

    想着绿乔先前给她使眼色的事,她真不知钮钴禄芯兰刚才都跟那个耿格格说了什么?

    不过若是事情真如她之前所猜测的那样,那串手链上的东西不简单,又或是真能迷惑人心的话。

    那钮钴禄芯兰能跟耿格格说些什么出来,她如今心里还真是没底了。

    木兰越想眉头皱的越紧,还有刚才那个耿格格走之前看她的那个眼神,看着明显是记恨上她了。

    虽然耿格格不能确定手链断裂一事跟她有关,但这人有的时候就喜欢迁怒于人,而她明显就是那个耿格格想要迁怒的对象之一。( 清穿之木兰 http://www.69shuw.com/7_7202/ 移动版阅读m.69shuw.com )